936101_1237529275.jpg 

「殿下?」

「......」被這麼一呼喚,男子隨即轉頭瞥向安倍恭平,見他一臉正色,不禁又忍不住扯唇,直到對方攏起眉頭,這才止住了他的笑容,「沒什麼。」這個男人可真是有趣呢!只不過他自己本身似乎不知道......

「殿下,在下府裡其實還有一些要事亟待處理,就請殿下讓在下先行告退。」

「安倍大人,您似乎真的很擔心本殿的安危呢......」沒有馬上答允安倍恭平的要求,男子貌似覺得有趣地一個勾唇。

安倍恭平並未多想,只是輕輕頷首:「您的安危是臣子們的責任。」

男子一陣呢喃,眼角不由自主地瞥向安倍恭平:「是嗎......」

「是的。」

「那麼,也包括你在內嗎!?」

「當然......」安倍恭平正想答是,當他的話也說了一半,但是就在他意識到對方問了什麼樣的問題之後,連忙地抿起唇來,沉默。

......東宮殿下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他被調戲了嗎!?

以殿下的身份應該不會做這種事情的,也許是他多想了。

「安倍大人?」

「......還是請殿下儘速回宮吧!」安倍恭平一出口仍舊是這句勸導的話,讓男子忍不住無聲地笑了起來。

「既然您這麼擔心我,不如麻煩您送本殿回宮!?」

安倍恭平率先脫口的拒絕在望見男子不悅地皺起眉心之後,改而出聲解釋:「不......在下是覺得這樣不甚好。」

男子像刻意要為難他般地啟口:「為什麼這個主意不甚好!?」

安倍恭平避開男子那直勾勾盯住自己的炯然眸光,在心底一陣歎息之後,淡淡開口:「因為您的身份實在太過尊貴,安倍只是一名小小的陰陽師......」

男子撇唇:「是嗎......那麼,如果我本殿放棄了親王的頭銜,安倍大人是否願意為本殿效忠呢!?」

「安倍為此感到十分惶恐,請您不要隨意地就說出這種話。」

男子望著因為微微彎腰而露出頸背的安倍恭平,微笑。

這男人真的很守禮呢......嘖!得到他之後或許得調教上一段時間也說不定......

不過,那應該是得到這個男人後的最大樂趣了吧!

思考著,就當男子正要對著不知道他心中所想的安倍恭平探出手來之時,他的大掌卻被人用力握住,讓他當場詫異地回眸。

從半路殺出來的男人有著一雙不肯屈服的眼眸,挺直的鼻與薄唇,一張俊逸的容顏在燭火跳躍不止的亮光下,從幽暗裡現出真貌:「殿下夜安。」

「免禮。你是......」

當一旁的安倍恭平因訝異而抬頭,果然見到一張熟悉的面孔。

放開握住了東宮殿下的手,藤原景不冷不熱地自己報上名來:「在下藤原景。」

當下,聞言的東宮殿下頓時不語地與他對望。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