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兩個人雙雙瞪著不快發話的應龍飛好一會兒之後,錦王伸手拍拍身畔的妻子的手背,示意她先不要太過驚訝,自己卻將銳利的視線挪向此刻發覺了自己剛才說了些什麼話的應龍飛正撇過頭去,因此不好意思地赧紅了耳根。

「呃......我......」

錦王抿起唇來,瞄著應龍飛那副不自在的模樣,忽地輕聲說:「......姓應的,你可知道同情不是愛情嗎!?如果你對那女人不是這種感覺,本王勸你還是別管她了......」聽見錦王這麼說的眉小鈴忽爾皺起眉來,轉頭正想對她的王爺夫君說些什麼的時候卻被錦王以搖頭的方式制止了。

眉小鈴於是抿唇,轉眸覷著底下的應龍飛瞬間轉成一張煩惱的臉色。

「你說的我都曉得,但是......」如果事情真像錦王嘴上說得這麼簡單,他早就自己解決了。

就是因為他不知道該怎麼跟芸芸表示他的歉意,所以才來錦王這裡的;只是,他也一併狐疑起來自己對芸芸的感覺真是男、女之間的那種“喜歡”嗎!?

真正困擾他的是自己無法很肯定地下判斷。

「還有什麼但是?」錦王淡淡地哼了聲,撇唇道:「本王勸你要考慮清楚。」

「我......」應龍飛蹙著眉頭,萬般猶豫著。

望著自家好友那副煩悶的猶豫神情,錦王似乎從他的臉色裡頭弄懂了什麼般地扯扯唇,然後回頭瞟了疑惑的眉小鈴一眼,以眼神示意她接下來都不要開口之後,這才緩慢地道:「你也曉得馬芸芸那女人以前單戀過本王,雖然小鈴嫁給了本王,但是她也常常待在王府裡直喊悶,所以本王想給她找個伴,將馬芸芸那女人一起娶進門裡來。」

應龍飛一聽,雙目懾然地望著錦王面無表情地說著這句話,心頭忽然間湧起一陣狂猛的怒濤,瞬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伸手重重拍案,接著滿臉怒容地大叫道:「我不准!」

他要的就是這句話!

錦王瞄了眼他抓狂的樣子,微笑:「如果說她自己也已經同意了呢!?你為了什麼不准!?」挑釁地瞪住應龍飛,錦王的神情一派認真,終究使得應龍飛當場就心急起來,開始急促地結巴。

「反正......反正我不准!她、她是我的!你如果要跟我搶,那就別怪作兄弟的我不客氣了!」應龍飛焦躁地搔著頭髮,頭一次敢膽大地狠狠瞪著錦王怒吼外加威脅;錦王見此狀況,卻是先行愣了愣,而後扯唇輕笑。

「......」聽見被自己好友嘲笑的聲音的應龍飛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竟然當著當朝的親王殿下的面出口威脅他,天知道錦王會不會小人地秋後算帳來的!?不過也是因為如此,他這才再度發現芸芸對他來說有多麼重要......

應龍飛感到很頭痛地撫額,糟糕......他是何時陷進去的!?

「我......」

「現在你瞭解了嗎?」錦王冷睨著應龍飛,直接分析道:「你對那女人不是同情也不是可憐,大木頭!」哂笑道。

「知道了......」應龍飛挫敗地點頭,忽然開始埋怨起自己沒事幹嘛來給錦王白白看笑話,「可是我不知道要怎麼跟她說......」

「你要把你的心情直接去跟本人說一次才有用。」成功地逼出了應龍飛的心思,錦王努唇笑道。

「是嗎?這樣子她會原諒我!?」應龍飛訝道。

「不曉得。」錦王不負責任地聳肩,「反正就賭賭看吧。」

應龍飛喪氣地垂頭,無語:「......」這樣還不是跟沒說一樣!早知道就不要來找錦王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