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異聞錄》/賀茂保憲傳說 7



隔日。

當賀茂忠行安然地回到賀茂宅邸之後,便要下人叫來了賀茂保憲,兩人正坐在几帳前方的廊板上頭互望無語。

外頭是一片飄著白雲的藍空,鳥兒飛越樹梢、枝頭,院中的秋草們一一油綠,連桔梗花都長了出來,鮮活的藍紫色在耀眼的陽光光束下,看來不免有些太過詭譎的鮮色。

兩人剛用過早膳。

賀茂保憲坐於原地也有一會兒了,在聽完父親轉述的那件於昨晚發生的怪事之後便一直保持著沉默的態度,雙眼不時望著廊外的地上擱著一具躺於草蓆上頭、以白布覆蓋的屍體,那是昨天一早跟隨著父親出門、黑牛前方隨侍的僕役。

除了那一具在昨晚被發現於溪邊倒臥的屍骸之後,驚覺事情有異的賀茂忠行於是搭著牛車正要前往兵衛府裡報案......。

沒想到,當他離開有點距離的溪邊再回到他之前的下車處時,正欲搭乘牛車時卻發現自己隨車的僕人竟慘死於不遠的岸邊上的那棵柳樹下......

賀茂忠行皺眉地踏向前探看,驚訝地發現了這名僕人身體的各處也被啃咬了,那坑坑疤疤的痕跡讓他忍不住一個掩袖、深思起來,這些傷口和先前發現的那屍體上的有些類似。

在失去了隨侍的人的引領之下的賀茂忠行只好先行在某大人處過了一夜。

在隔日回府前向那位貴族大人借了一名僕役,還有要人前去通知兵衛府來處理那屍體,就這樣,他順利地回到自家宅邸後的沒多久、也就是早膳前一刻的這段時間裡頭,屍體便被送回了宅邸。

所以,等到保憲用完早膳時,賀茂忠行便將他叫到房外,告訴了他這些經過,後來,保憲就一直不言不語了。

「......保憲,你想到了什麼嗎!?」賀茂忠行關心著、睜眼,看著保憲回神來,抬首。

「不......父親大人,沒什麼......」撇唇,「我在想這兩件事應該是同一件吧......」

「也許是吧......」賀茂忠行思索著,「今天我要去陰陽寮一趟,宅邸的事麻煩你了......」

「是的,父親大人......」彎身垂首的保憲目露深思。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