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異聞錄》/賀茂保憲傳說/筑姬的情人 17



夜過,天明。

筑姬已經數不清昨夜自父親離開她的臥房後,她一共掉淚了多少次。

她的淚水流了又乾、乾了又流,哭了又止、止了又哭。

結果,筑姬含著淚水一夜無眠地直到天明,然後再腫著一雙眼,也不見任何人了,萬事只得囑託給她的侍女代做。

只是,一旁陪著的侍女一直以一種深切的哀憐眸光瞅著筑姬那於燭火映照下的無助背影,暗自為小姐歎息;若不是小姐的父親先答應了某位貴族的婚事,那麼小姐便能安心地擇其所愛,其實,保憲大人是個不錯的美男子,也是天皇重重寵信的臣子。

「......小姐,您別太傷心了......」

筑姬聽得身後的侍女這麼一個輕呼,難過地轉過背,暗地啜泣、流淚。

現在,已經沒有什麼辦法可以改變父親決定的事情了!再說,他們也不能失信於人......

筑姬深刻地體認到這一點,所以她才安份地打算按照父親的吩咐去做,誰讓她是落魄貴族的兒女;只是,一段喜歡的感情哪能說放就放呢......

保憲大人是她第一個真心喜愛的男子啊!他是那麼善良又體貼......

筑姬難過地撇過頭、掩面,淚在眼眶邊打轉著,不料,侍女見狀便出聲了,「小姐,您不妨給保憲大人寫封信送去,讓他明白妳的心意和難處吧!或許他能替你們想出辦法來解決......」

侍女的這個提議使得筑姬回過頭來,訝異地睜大雙瞳,「真的可以嗎!?」

被反問的女侍一時間也無法回答,只說:「難道妳想這樣不明不白地嫁到未婚家,然後什麼都不告訴保憲大人嗎!?」

筑姬咬唇,對於女侍的這句驚醒夢中人的話,言猶在耳,便立即要女侍替她準備了筆與墨,然後定下心來地寫了一封信要給保憲送去。

夜靜春花落,
飛花逢凋零,
夕落欲挽留,
白日依舊銘其心,
紫藤無言落泥塵。

最後一筆落款後,筑姬忍不住哀傷地趴臥於小几上哭泣起來,女侍只得忍住同情的淚,望著筑姬寫好的那封信自几上飄落於地......

◎◎◎

賀茂邸的後院。

天氣甚好,一片亮光盡灑於庭院裡頭。

保憲與貓又雙雙仰躺於後院的迴廊上頭,看著前方的帚怪頂著陽光在賣力地清掃庭園。

保憲的眸光在耀眼的陽光下而顯得迷離起來,貓又偶爾回頭瞥向自家主子那顯然是把自己的思緒拋出軀體外臉龐,發愣,大概是筑姬與他是出了什麼問題吧!

不過,人家既然什麼都不說,那牠也沒必要去蹚這渾水,牠得傷腦筋的事情還很多呢!

望著庭中的帚怪於風吹的溫暖陽光下邊掃地的帚怪的貓又心想,看著串串飛離枝頭的紫藤。

「紫藤無言凋零玉,綠枝葉枯莫非離......」保憲瞇著眼,沉聲輕喃的語句已隨風飄逝。

筑姬呀筑姬......蔓草如思念地纏繞,思妳......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