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異聞錄》/賀茂保憲傳說/筑姬的情人 4



夜深的賀茂宅邸。

烏鴉群飛過平安京的夜空,尖銳的叫聲劃過天際,一抹詭譎油然而生。
黑雲密佈於天空上,今晚看不見美麗的明月,星光暗淡。

燈火通明的賀茂宅邸的後院坐著一抹即將融於夜色的黑影,閒逸的態度和那托著腮時而輕笑又時而皺眉的模樣很難得地使人聯想到他的心情是十分愉悅的。

紫藤花瓣依然紛落於夜色中,無聲的美麗使的那抹黑色人影隨著一飄、一落而轉瞳淡笑,紫藤依舊那麼美麗,但是它的生命卻慢慢地在凋零。

廊板邊、保憲的身旁一直默然地待著的『式』,擁有綠瞳的貓又甩著尾巴,貓足像是在打節拍似的一拍拍上廊板,牠看著帚怪亂舞於夜色裡頭。

「啦~~啦~~跳個舞來吧......啦~~啦~~」帚怪賣力地跳著,自娛、娛人。

隨著幾擺的帚怪發現主子根本沒在注意看,於是難過地止了舞步,哀怨地倒地輕數著一邊的雜草根,喃喃:「他不看我、他看我、他不看我、他看我、......」

貓又懶散地趴臥於廊板上,悄悄地瞥了眼微笑的保憲,看著帚怪的可笑樣子發怔,不知主子自橘少將的府邸裡頭回來之後,腦袋中在思考些什麼......。

老實說牠從來沒懂過陰陽師的腦袋裡究竟想些什麼東西,賀茂保憲是、安倍晴明更是!

「......喂,你要怎麼處理那筑姬的事?」

保憲聞言回瞥了貓又支起上半貓身,「哦......你說筑姬的事嗎......唔~~」

「她那樣子分明是瘧疾鬼作怪啊......」貓又道。

保憲讚許地笑看著貓又:「咦?你懂得真不少啊......」微笑,「人除了形體之外還有『神』,神如果離開了身體便會生病或是外邪入侵,筑姬的肝神已經不見了......」喃喃。

「被吃掉了嗎?」貓又懷疑。

「大概吧!有形體還分成三部二十四景神,而且二十四神少了一個都不行......」

「那可傷腦筋了......」貓又在瞬間化為人類模樣,綠眸在黑暗中看來像是金瞳骨碌碌地轉著。

「那是我要說的話......」保憲微笑地瞥著貓又癱在板條上頭,仰首。

「小氣......」貓又咕噥。

「不管怎麼說,我得先試試我們猜的是否屬實...」保憲低垂著頭思考,「不然弄錯了可就麻煩了......」喃喃。

「所以?」貓又瞥眼。

「我明天要再去一趟少將府邸......」保憲這麼說著,忽然間抬起頭來笑了笑,「我想讓帚怪陪我去......」

聽聞此事的帚怪回身來,害怕地搖晃:「我不要去啦~~我不要~~那個女人很可怕......筑姬她身上有護身符......」整支帚瞬間變成淺綠色,滑稽的模樣逗得保憲哈哈大笑、貓又傻眼。

沒想到它還能自動變色......唔......挺新鮮的嘛~~

保憲哪肯給它說不的權利,於是驅咒,轉眼間,帚怪像是被一條無形線給縛住般的自動移往保憲面前來了,還能聽見它的哀號聲。

「嗚嗚~~我不要啦~~~~」哀怨地還想後退,但是卻抵擋不住保憲的咒力。

「囉唆!再吵就把你拆來燒了......」

深夜的夜空下,只聽見這兩道聲音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