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異聞錄》/賀茂保憲傳說/筑姬的情人 14



賀茂邸內的主屋的後院是一片的明亮。

空氣中瀰漫著幾許的冷清寂靜,點著微弱的燈火的冰冷廊板上頭隨心地躺臥了一具修長的少年軀體、還有一根掃帚。

少年正仰躺於廊板上、一身的水干凌亂地披掛在他纖細的身體上,一頭黑髮和那雙於清涼的夜中隱約散發出金芒的金色獸瞳微微閃爍著光點,表情似笑非笑。

帚怪在瞥見少年的神情之後便微微害怕地抖了一下,輕呼:「喂......」

少年回過眸來,但是他的身體並沒有移動半分,「喂!我不叫『喂』,看你是要喊我式神哥哥或是貓又少爺,我都沒意見。」撇著唇角的貓又揚揚唇角,金瞳發著光,瞪了帚怪一眼,「要懂得先來後到,知否!?」貓又一串教訊似的話令帚怪退了幾步,跟他鞠躬。

「是、是、是~~貓又大哥,你不覺得......你家主人的脾氣實在是有點喜怒無常嗎!?」小心翼翼地發問的帚怪忍不住輕聲說著,就怕被人逮到它正在挑自己主人的毛病;畢竟,給人家當成使喚式的式神們是沒資格可以批評主子的。

少年笑了,「拜託~~哪個陰陽師不是怪里怪氣的啊!?」貓又努嘴,「像是主子的師弟,傳說中的白狐之子──安倍晴明不也生了一副怪脾氣嗎!?」

帚怪驚訝地嚇得發抖:「哦?聽起來......這個安倍晴明好像比你的主人還要難搞欸!?而且......那傳說......」帚怪又忍不住小聲起來,「那個白狐之子的傳說......是真的嗎!?」

貓又發覺帚怪怕得全身打顫,腹中的笑意先一步地出口成聲,「啊哈哈哈哈哈哈──」

帚怪被取笑得很莫名其妙,忙著反問:「大哥,你笑什麼啊......!?」被笑得有點傻眼的帚怪愣愣問,貓又則是捧著肚子、笑到眼淚奪眶,「拜託~~沒一個妖怪會想問這種問題的啦~~」

帚怪狐疑:「為什麼?」

貓又笑著拭淚,肚子隱隱發疼,「再怎麼說,安倍晴明只是個『人』罷了!只有人類會去追究他的身世,如果同是妖怪,根本沒妖怪想知道事實吧!因為在我們眼底,妖怪就是妖怪,絕對不會有其他可能的......」貓又揮揮手,覺得帚怪的話真是好笑到不行。

帚怪好像懂了,擺了擺動作,少年便露出了讚賞的笑容,沒想到先前出門不久後的保憲搭乘著自己的牛車、沒有半個僮僕陪著的一路迤邐,回到府邸裡頭時、踏上後院的廊板朝貓又與帚怪的方向而來時,已然是三更半夜了。

保憲輕聲地來到後院,正巧貓聽見腳步聲音踏上了廊板,回了頭去才知道原來保憲已經回府。

「主人,事情......都搞定了!?」一樣仰躺於廊板上的貓又沒改變姿勢,就算是主人回來了也沒有迎接的意思,但是保憲似乎不想計較,瞥了一旁的帚怪一眼後彎下身來,躺於貓又的左側,沉默。

「喂......保憲?」貓又覺得奇怪地半起身,轉頭回瞥著保憲臉上那抹不自然的冷淡。

「......去拿酒來吧......貓又......」頓言,他黑色的自衣袋裡掏出一朵剛摘下來的蘭草,捧到鼻端細聞,垂眼,神情縹緲。

「怪人......」貓又撇嘴,但是他還是起身去端酒。

吹著會颳痛人的雙頰的冷風,保憲低喃:「......今夜,是個可以醉酒的好日子啊......」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