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異聞錄》/賀茂保憲傳說/筑姬的情人 5



隔日的傍晚,賀茂保憲拉著帚怪,不顧它的意願地跨上了它的橫枝,然後頤指氣使地役使它前往橘少將的府邸方向飛去;趁夜乘著清涼的風,騎著帚怪往天際飛掠的保憲的髮被吹得直往後飆,一身黑衣也隨著凌空飛揚、飄盪。

終於在不久前搞定了難以馴服的帚怪,飛上了天空之後的保憲還不時睨它幾眼,見它似乎因為被強迫而正淚眼汪汪、心情不太好,所以讓他也跟著心情差。

『式』等同於操縱者的分身。

這一點,保憲從來沒忘記,也因此地,他並不像師弟安倍晴明一樣喜歡役使眾多的『式』來替自己做事,就因為陰陽師與其所操縱的『式』是和主人同心一體,而這種模式讓保憲覺得很是彆扭,自己的心情全都讓『式』知道的這種難堪,他不願去體會。

所以他不願使用多個『式』,而貓又卻是在他的某種考量之下誕生的。

父親大人曾經說過:所操縱的『式』能代表陰陽師的能力,只因為愈難馴服的『式』就愈需要高等的靈力去操控。

保憲牢牢記在心底。

但是曾幾何時的,他卻覺得其實使役眾多的『式』似乎也是不錯,不必自己樣樣事情皆親力而為。

所以......或許是這個原因,他才留下帚怪的吧~~

保憲細細思考著,偏偏此時的帚怪一個耍寶的警告卻粉碎了他此刻的心情:「喂~~後面那個三流陰陽師,目的地要到了,請準備下車......不~~是下帚......」

「笨蛋~~......」保憲翻翻白眼,沒轍地看著帚怪乘風而下,眼前那棟亮得刺眼的宅邸就是橘少將的府邸了,果然挑著少人的傍晚前來是沒錯的,沒料見帚怪一個俯衝而下,使得保憲一個來不及抓穩帚枝,整個人往前傾地差些落下帚怪的背上;待隨風揚起一陣沙塵之後,帚怪便停在少將後園中,沒想到保憲躍下了它的背後立即賞它一拳,「豬頭~~差點害我飛出去......」猛翻白眼的保憲氣得臉龐發青。

「嗚嗚~是你自己說要快的......」委屈地哭出聲。

「那是我上車之前!」保憲生氣地撩起衣襬,然後狠狠踹了裝死的帚怪一腳。

「嗚嗚~~你虐待員工......嗚嗚~~我要去檢非違使廳檢舉你......」

「囉唆!橘右近大人只受理人類的訴訟!妖怪不在範圍......」保憲冷冷笑。

帚怪耍賴地哭得更大聲了,保憲睨著它,雙手不耐地環胸,「嘖!煩死人了~~」一個撇頭,卻見一抹鵝黃色衣襬自廊的盡頭的另一邊緩慢飄盪而來,是個女子。

「是誰在那裡?」筑姬的探問並沒有得到回答。

「糟糕,被發現了......」保憲撫額,唇角卻微微揚起,因為聞聲而來的人正是筑姬本人,她沒有帶著侍女,一個人拄著柺杖朝後園緩步而來,途中還差些被自己過長的衣襬或是廊板的接縫絆倒。

「小心!」保憲眼明手快地步至廊板上頭,伸出手來攬住筑姬的腰身,將她往懷裡一帶,才免去她跌跤的危險,也因此,兩人四目交接,但是筑姬卻看不見保憲正微笑地盯著她芙白的臉蛋瞧。

隨著身邊那道熟悉的暗香撲來的筑姬愣了一下,然後不確定地輕呼:「你是......保憲大人!?」

保憲揚起唇角,笑了,「是我沒錯,筑姬小姐......」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