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異聞錄》/賀茂保憲傳說 14



黑夜的京都是妖魔們的舞台,這夜又是偏逢新月。

闃暗的天空只有幾顆發亮的星子點綴,朦朧的月光不足以照亮這如潑墨般的夜。

自從京都的北緣發生那件妖物連續的殺人事件之後,眾人怕死地紛紛去陰陽師們那兒請益,是為避禍獨生。

然後,一下子的,陰陽師們忙不勝忙,人心跟著浮動不安,幸賴賀茂忠行提出了幾個方法,這才稍微地鎮住了飄浮的人心。

第一,一到傍晚不留戀於外,趕緊回府。

第二,遇上怪事時候請馬上唸誦真言。

第三,附近若有怪事發生,請告知自己熟稔、有來往的陰陽師,好提早防範下一個人遇上同樣的怪事。

第四,只要關乎妖物作祟的事件,陰陽師不得拒絕處理。

第五,天皇已經指名賀茂保憲為這事件的最高裁決者。

就這樣,賀茂保憲在這幾天之內便接到不少陰陽師們的詢問和報告,忙得他昏天黑地的,忙得他根本沒時間處理其他的事情,一個上火之下便跑到後院的廊上偷了閒來。

因為再這樣下去,妖物的真面目都還沒被他揭發,他就會先累死自己了!

喃喃著抱怨的賀茂保憲大大地吐了一口氣,然後沒轍地雙手放到後腦,仰躺於沒有點燈的廊板上頭,抬頭翹望著天際的稀疏星斗,歎息。

早知道他就打死都不接受晴明的拜託了!他一定是知道這件事還會有下文才故意扔給他的。

嘖!不過,現在還能怎麼辦!?接了就接了嘛......真是倒楣透了!

話說回來了,晴明不知道回來了沒......

此念一出的保憲忽然自廊板上頭直起身來,嚇到了一邊臥於他身邊的貓又,而牠正睜著一雙貓眼瞅著自家主人,然後見他朝他轉過頭來,微笑。

「貓又!嘿嘿......」保憲笑著,「麻煩你去替我拿張紙來......」

貓又才懶得搭理他,只是一張紙而已嘛!自己不會回房去拿嗎!?

保憲見牠撇過貓首,呼了一口氣,理都不理他的繼續趴在原地,被牠的態度給惹毛的保憲臉色一沉,露出威脅的笑容環著胸:「你......比較喜歡燒烤貓首還貓腳?我看......燒烤貓尾好了......」

「呿~~只有三流的陰陽師才會威脅式......」貓又出聲,貓瞳閃著光點,然後乖乖地起身,踱離原地,朝向書房走去,不一會兒地,保憲便見牠叼著一張唐紙出現在他眼前,他摸了摸貓首以示安撫。

「呵呵~~真乖......」保憲呵笑道。

貓又不領情地避開他的掌心搓揉,咧了咧那口白森森的牙,「少來了!」

接著的,貓又繼續趴臥於適才的廊板上,看著保憲將紙折成一隻鶴的模樣,再唸了串咒語灌入『式』,然後那鶴便像是自己有了生命般的動了起來。

「夜露......去找安倍晴明......」保憲俊容帶笑地一個仰首,唇線微揚起,輕道。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