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異聞錄》/賀茂保憲傳說/筑姬的情人 15



隔日清晨。

鳥叫聲在陽光灑落的樹葉下聲聲響起。

萬物又因為陽光普照的白日而一一鮮活了起來,人們也一早起床幹活,大路上是人來人往,有時還穿插幾輛貴族的車輿,在人群間軋軋穿梭著。

市集上的吆喝聲音與交談的買賣聲似是鼎沸的聲音般的洪亮。

賀茂宅邸的後院。

昨夜在後院廊板上躺了一夜的保憲身上蓋著一件由式神自屋裡拿出來的黑衣,一邊的板條上亦可見著散亂四處的空酒瓶,後院的庭中只有帚怪獨自地掃著地上的落葉,陪著主人的式神─貓又卻是要照顧保憲而一夜無眠。

「我掃~~掃~~掃~~掃!」帚怪奮力地掃著庭中落花與落葉,邊覷著廊上的保憲側身而眠、身上披著一件黑狩衣,閉著眼那睡著了的模樣很是孩子氣。

貓又覺得很是無聊地托腮邊努嘴,轉了轉黑眼圈之上的黯淡金瞳,抱怨:「沒想到他這麼能喝......我灌了他好幾瓶酒,他才醉......」語畢,便打了一個好大的呵欠。

看保憲醉成這樣,好像在煩惱什麼事吧......

不然,他平時都偽裝得很完美,給人的印象都就是那種受了良好教育的貴族男人。

貓又細細想著,瞥了眼躺臥於他身邊的保憲因為白日那刺眼的陽光和爬上背脊的那股溫暖的暖意而眨著眼睫,不一會兒便微微睜著眼,醒來了。

「哦?醒來了!」貓又低首,咧了咧唇角並與剛甦醒的保憲眼對眼、鼻對鼻。

「......現在是什麼......時辰了?」保憲迷茫地起身來,拉過身上蓋著的黑衣,忍住太陽穴那宿醉的而引發的疼痛,用手掩住那張頹廢的臉色,輕問。

「寅時了吧......」貓又抬手、屈指算了算。

「......」保憲無言地起身站起,然後在帚怪與貓又的一臉訝異下,一言不發地踱入內室。

◎◎◎

保憲在不多時候搭著自家的牛車往宮中前進。

等他進了朱雀大門,進了內裡,走在迴廊上的他雖然先前已喝了一杯茶來醒酒,但是他還是感到頭痛地撫著額際,頓覺一陣的昏天暗地。

呵呵......他還是第一次這麼放縱呢......

以往他是不曾在需要上朝的前一夜喝醉酒的。

踏著蹣跚的踉蹌步伐的保憲險險與幾名宮女擦身而過,有時還險些撞到了一旁的宮柱,還是路過的女侍們扶他一把的,保憲揚著似笑非笑的笑容答了謝後便繼續往前進,沒料見他在踏出一步之時便與來人撞了個滿懷、撞退了一大步。

「呃......真是抱歉......」保憲略感歉疚地抬頭來,沒想到跟他撞在一團的人竟是橘少將。

「您怎麼了嗎?保憲大人......」那抹關切的神情教保憲一個抿唇,眼神終於聚焦了。

「沒事......」保憲一邊淡道,然後又好像想起什麼的,再問,「筑姬小姐......她還好吧!?」

「沒事了。多謝保憲大人關心,我會好好照顧小女的......」少將一揖。

「唔,希望你答應我的事會做到,少將......」保憲的眼神閃了閃,他會救筑姬是因為少將保證會如願履行他答應他的”那件事”......

橘少將點頭後便轉身離去。

”請尊重筑姬的任何決定......”。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