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異聞錄》/賀茂保憲傳說/筑姬的情人 7



月明星稀的一個夜晚。

廊板上頭坐著兩個人,一個是這宅邸的少主人、一個是他所操縱的『式』,貓又。

微弱的燭火在微涼的空氣中輕輕、無聲地飄搖著,那光點映照於年輕男子的俊顏上,照出他的一抹沉穩的笑容,左身側躺著一支被他變小的帚;這名男子即是陰陽師賀茂保憲,他是平安京屬一屬二的知名陰陽師,他的父親更是陰陽道的名家,賀茂忠行。

現在,他正一臉沉默地盯著眼前几上的一張白紙發著愣,隻手提著一枝沾著了些許墨汁的筆,好半天沒有動靜,眼睛一瞬不瞬的,長長的眼睫微覆住瞳中不經意而流出的思緒。

一名金瞳的黑髮少年立於旁側,原本在替陰陽師磨著墨的他,也因為主人逕自發著呆沒搭理他許久了,因而懶散怠惰了起來,雙手把墨條一扔,再化為黑貓的模樣趴上廊板上小憩。

「喂......你再不動筆的話,筆尖就要乾了喔......」貓又微睜著綠瞳瞥了保憲一眼,懶懶地出聲提醒。

雖然因為牠的一句話而醒來的保憲可沒半點的感激,他撇著嘴,睨著貓又懶散的模樣:「那隻貓如果偷懶的話會吃不到魚的......」唇角揚起一絲微笑的保憲瞥了貓又說到魚便整雙眼閃亮亮的樣子,雖說牠成了自己的『式』之後的貓性格倒是徹底沒變。

嘖~~真是隻貪吃的式......

心想著的保憲看著貓又終於起身,以貓爪拍拍廊板,睨了保憲一眼:「喂......你說哪裡有魚!?」

保憲呵呵笑地放下了筆,然後瞥了眼躺著不動的帚怪,徐緩地伸手進懷中拿出一張紙符來貼上帚怪來不及逃的竹枝上,還唸了句咒語使帚怪沒得掙扎、乖順地聽他的話,再把它遞過貓又眼前獻寶似地搖晃。

「你看~~是魚喔~~是魚......」

在那張符紙與咒催之下,貓又的眼前活脫脫是隻烤香魚,待牠眼前一亮、撲上去咬住魚尾之際,保憲與牠便聽見一聲哀號聲,接著是帚怪的化回原形來。

「哇啊啊啊啊──好痛、痛、痛啊......別咬我的屁屁啦......」被貓又一把啃住的帚怪哀聲尖叫,疼痛的眼淚馬上飆了出來,貓又一聽地搖了搖耳朵,咧開牙鬆口了,好讓帚怪逃出被尖牙啃咬的痛楚當中。

「下三流陰陽師!你幹嘛騙我!?」貓又氣得尾巴與全身的毛都豎直了,咧著白森森的牙抗議。

保憲忍不住捧腹大笑;帚怪和貓又怨怪地瞥著他。

「你就不能安份寫好你要給筑姬的信嗎!?」

「太無聊了嘛~拿你們來取樂一下......」保憲搔搔鼻尖、一邊努唇,笑得好不愉快。

「哼!」

「真是個三流陰陽師!」

「喂~~喂~~保憲板起臉來,這不能怪我吧!?誰叫原來寫情書不是我的專長啊......」
而且,還是要寫給初見面不久的女人,這可難倒他了嘛!

「那你直接把符咒扔給她不就好了?」貓又才懶得管他的信寫不寫得出來,趴在板條上打呵欠。

「嘖~~就是不行嘛......」保憲抿唇,無奈道,如果他那麼做了的話,對方會有防備心的。

「那你慢慢努力吧~~」貓又瞇著眼瞳。

「加油吧~~主人......」帚怪繼續躺於廊上。

保憲忙不迭地翻了翻白眼。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