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的右相府邸。

窗櫺透進幾線光芒,射進了封閉的屋內;床上空無一人,只有一床整齊地疊著的被褥,而,桌邊正坐著一抹纖細的人影。

綠兒端著午膳一腳踏進門來,見著的又是與昨日完全一模一樣的場景:自家小姐正坐在桌邊托著腮,然後發愣。

接著的,串串的歎息就這麼逸出了她的唇邊,「唉......」

綠兒不言地覷著自家小姐那張明顯小了一號的側臉,將托盤擱在桌邊,然後沒轍地跟著歎氣了:「小姐......」

「......我不想吃。」放下托著雪頰的纖手,在綠兒開口說出那串每日必說的那番勸導話之前,搶著先行開口的馬芸芸一邊歎息地說著。

然後,果不其然地,她側耳聽見了綠兒應和的歎氣聲音傳來,「唉,小姐......」

「別說了,我沒有胃口。」

「小姐......」綠兒皺眉地看著馬芸芸從桌邊起身,接著踱步走到窗台前方站定,伸手推開了窗子之後,露出一抹淡淡的苦笑,任窗外照進的亮光在她的臉上製造出些許樹葉的晃盪光影。

馬芸芸沒有開口說話。

綠兒一臉的憂心忡忡,「可是......小姐,右相非常擔心妳啊!妳這樣子封閉自己也不是好情形......」

「但是我還是好好的站在這裡。老爹未免過於擔憂了......」聽著這串毫無抑揚頓挫的語調,綠兒忍住心疼地瞥著馬芸芸緩慢啟口回應她。

「相爺其實是為了妳好,小姐。」

馬芸芸緩然搖首,垂著長睫,安靜地笑了笑:「我都知道,但是......我沒有辦法克制......」

「小姐......」

沒再開口的馬芸芸微笑搖頭,綠兒便趕忙閉了嘴,最後還是只能為此情況歎著氣,無奈:「小姐,妳多少還是吃點吧,瞧妳都瘦了好大一圈,要是應將軍來了,他鐵定不認得妳了。」

「是這樣嗎?」馬芸芸訝異了好一會兒,緩然輕笑道:「......妳說他會來找我嗎!?綠兒......」

「會的!」雖然她並不認為有機會,但是綠兒還是點頭地安慰了馬芸芸,「所以在這之前妳要快點恢復原來那個開朗天真的樣子啊!小姐......」

「謝謝妳,綠兒......」謝謝妳的安慰,她很感動!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