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異聞錄》/賀茂保憲傳說 20



理子與洋二正立於保憲與妖物的前方,貓又微微地鬆了口,只輕輕咬住妖物的腳,伴著保憲的微笑,顯得很是奇怪。

「請住手......保憲大人,他是我們的舊識......」

由於理子和洋二皆大呼住手,保憲隨之瞄了眼貓又,讓牠放鬆口。

「海沂......你的怨恨我們都了解,但是你為什麼要這樣子殘害無辜的人類!?」理子輕聲問著,洋二也隨著點頭,瞥著因為理子的這句疑問句而因此怒顏的海沂。

「哼!你們只會說著好聽的話,先是騙了我父母,又對我族趕盡殺絕,只因為我族出了一個殘害同族的敗類......」醞釀著怒火的海沂字字句句都是理子與洋二原先毫不知情的痛,只見他雙拳握得死緊,咬牙切齒與怒目樣子顯得很可怕。

就因為一個人犯的錯,就要整個錯誤硬是歸咎於海蛇族嗎!?

保憲立在風中微微一笑,「這是你們魚族與海蛇族的恩怨,本當由你們自行解決的,但是現在是海蛇族的皇家人,海沂殺害了無辜的人,我被當今天子下令必須逮捕兇手......」轉著瞳眸的保憲輕輕說著,貓又隨之瞄了一眼主人,覺得他似乎又在打什麼主意。

因為保憲唇角上的那抹笑花很是可疑。

理子與洋二皆愕然地瞪賀茂保憲那張泛滿輕鬆的笑顏,聞到了一抹可怕的味道......

「保憲大人......」

保憲沒搭理他們的呼喚,「很久之前,海蛇族的海熙為了爭搶地域而殘害了魚族的幾位長老,但是海熙也已經被討伐而身亡了,你們魚族自此便排擠海蛇族,把他們以誘騙或是驅趕到深幽的洞穴居住,並且制止他們外出......」微笑地娓娓道來的保憲將所有的事情全部攤開、見了光,理子與洋二聽得目瞪口呆,沒想到魚族為了一點恩怨將海蛇族囚禁與流放。

「海熙雖然犯錯,但是他也付出代價了,魚族何必以怨結怨!?所以這才造成海沂偷了舍利子,連著殺害了許多人來修練妖力,準備嫁禍給魚族,好讓陰陽師們聯合起來討伐魚族......」

保憲笑著說出一切,海沂雖然面無表情,但是保憲知道他因為憶及了往事而忿忿不平;因此,保憲將手一翻,掏出舍利子,海沂一個亮眼,撲上來便要搶。

當海沂即將握住舍利子的同時,保憲馬上將手一抽,那綁著細銀線的舍利子也隨著回到保憲手裡,銀線也順帶纏住了掙扎不休的海沂。

「抱歉了,這個妖物我得帶回去覆命......」保憲拖著被銀線縛住的海沂,高興地吹著口哨要轉身......

「等等!保憲大人......」理子突然出聲,「其實,我父親大人有交代一樣東西務必請我轉交給您帶回覆命......」理子馬上掏出袖裡藏好的一樣以錦盒包裝的珍貴寶物交予保憲,「父親說讓我務必把海沂帶回......」

保憲歪首思考,故意頓了幾秒瞥著眾人,「這樣啊......」

眾人緊張了一下。

隨著的,保憲為難地點點頭,「好吧!我勉為其難地跟天子談談吧!至於舍利子本當歸我們所有,因此我帶回了......」說著,緩緩地露出笑容,「我會把所有事情上呈。」然後,保憲當空把銀線拋給了理子接過。

「我們知道了......」

保憲聞言後便微笑地唸了串咒語,讓貓又跳到他懷裡,「帚怪──」

帚怪馬上現身於保憲的面前讓他輕鬆地側坐上去,「後會......有期......」話畢,帚怪載著保憲飛天而去,而海沂他只能以一雙怨忿的眸光目送他們遠去。

天上,貓又轉著綠瞳,「這樣放他們去好嗎?」

保憲噘嘴微笑,「沒什麼不好啊!他們自己的事要自己解決,我呀,才不理那種麻煩事哩!」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