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異聞錄》/賀茂保憲傳說 19



「找到了......」

於一片的黑暗中,一個略微低沉的男音這麼發出,待保憲拎起黑貓就一個跳下帚怪身上時聽見了,便一個回扯那條綁住舍利子的銀線,順帶將舍利子收進掌中、放進懷裡。

哎呀~~看來以舍利子當餌倒是正確的......

一抹笑容緩慢地爬上保憲那張在黑暗中不甚清楚的俊臉上,唇角微微一掀,微蹲低身體把手一放,貓又躍下他的掌心,再起身的保憲已然見到一抹詭譎的黑影朝他而來地微微退了幾步。

「你是......?」

「舍利子的原來主人。」那男音這麼說著,突然四周便颳起了一陣涼風,呼呼地吹著,保憲的一頭黑髮飄散於夜空中,黑色狩衣隨之擺動,但是自他的臉龐上卻看不出一絲的驚訝或者是驚嚇。

「不是吧?」沉吟著的保憲出了聲,地上的黑貓以綠瞳瞅住他那似笑非笑的臉蛋,防備地戒慎恐懼著,身為陰陽師的『式』,牠必須阻止與掌握所有可能會危及主人生命的事情發生。

陰陽師與『式』是一體的。

「那舍利子明明是名僧人所有......」眼瞳銳利地一瞥,保憲終於在幽微的亮光中看清了來人的真正面目。

妖物抿唇、怒顏,「快把舍利子交出來......」沉聲。

保憲卻笑著搖了搖頭,「這東西落到我這兒了便是我的了!我為何要交!?」覷了眼對方因為他的這句話而現出忿怒的神情,保憲瞳眸一轉,攏了攏飄散的髮,「我不以為把舍利子交給你會有好事發生。」嘲笑。

妖物扭曲著一張臉孔,氣得半句話不多說地直撲了保憲的方向而來,保憲見狀險險閃過,轉了個身的優雅盈笑時,幾綹黑髮亦隨之擺盪,腳步輕鬆的模樣使得妖物再度抓了過來,保憲彎低腰身,眼瞳上飄地發現前方不遠處、藏匿於黑暗中的貓又化成了一隻大花虎奔了過來。

「可惡的陰陽師!」

妖鬼見保憲沒傷半根毫毛,咬牙地使力一撲,沒料見雙手的尖甲才搆到保憲的門面前幾吋而已,自己的身體卻突然不能動彈了,想要邁步卻是難如登天,往後一瞧才知:原來他的衣襬給花虎踏住了,牠的綠瞳正死死地盯住他。

「是陰陽師的『式』!?該死的你──」

妖鬼頓時怒吼出聲,保憲隔空對著花虎眨眼,貓又見狀便突然挪開腳步、接著往前一撲──

「貓又!」

「哇啊啊──」妖鬼掩著臉不敢想見自己即將死於花虎掌下,孰料保憲一呼,竟是指使貓又咬住妖物的小腿而已,緊隨而來的是腳上的一陣麻痺。

「請您住手!」此時,突如其來的一道男音和著女聲發出,「保憲大人......」

賀茂保憲微笑回眸,「嘖!等你們很久了......」

魚族公主──理子與未婚夫洋二出現在現場......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