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異聞錄》/賀茂保憲傳說 8



保憲在父親搭乘牛車再度離開府邸之後,回到了自己的書房。

房裡擺著几帳,幾個櫃子上頭堆著許多的書卷,紙門是拉開的,還可以自那大敞的門外看見後院和幾縷的陽光耀眼,澄澈乾淨的藍空飛過鳥兒與蝶,自樹葉縫隙間灑落於泥地的幾束光點。

保憲沉默地坐於微幽暗的書房裡頭,廊板上頭擱著一卷書冊,但是他現在的眸光輕飄晃盪,那書冊上的字他壓根兒沒進入眼底半字,抿唇。

思考著早上父親大人所述的兩件怪事,保憲覺得自己似乎是嗅到了什麼血腥氣息般的不安,蹙著眉頭、托著腮,想都想不出來幕後的黑手究竟是什麼。
照父親那樣的描述,此件事根本不像『人』所為,反倒像是......

鬼魅。

也許是吧......

保憲深思地鎖緊了眉頭,並未注意到院裡的帚怪與貓又已經開始產生怪異的言行了,帚怪好像察覺了什麼般地不安地在原地跳躍、繞圈子,貓又則是興奮地搖起分岔的雙尾,咧著牙微笑。

此時,門外忽然傳來僕人的一聲報告說是保憲的師弟──安倍晴明來訪了,聞聲而起的保憲連忙踱出書房,來到窄廊邊上,僕人已經領著一身白衣的安倍晴明來到後院與他會面。

院裡的帚怪忽地一怔,不動了,貓又則是踩著貓步伐來到廊板上頭,窩近主人的腳邊撒嬌。

保憲咧著笑,墨黑的狩衣在陽光下閃閃發亮著,瞅著眼前才幾日沒見的安倍晴明風雅地持著扇子掩住刺眼的光線,微笑。

「保憲大人,想必您也知道『那件事』了吧......」意有所指的安倍晴明闔上扇子、瞇著瞳眸,讓保憲領他到廊上一敘,兩人坐在沒有陽光射進的窄廊底下,貓又窩進主人的懷裡,大大的貓眼盯著眼前仍舊俊秀絕麗的安倍晴明。

保憲微微瞇眼,「這麼說來......你也知道了?」

安倍晴明揚起唇角,「我就是為了這件事來的......」望著保憲歪首不解的模樣,續言:「其實......我想把這件事交由保憲大人您處理......」

保憲皺眉,「為什麼!?」

「我已經跟人約好要離開平安京一些日子......」安倍晴明淡語。

「所以我是替死鬼?」挑眉疑問的賀茂保憲有點不滿,為何他得接手調查這樁麻煩事啊!?

「別那麼說呀~~保憲大人,您是『那男人』最信任的陰陽師,當然是您去......」呵呵笑著的安倍晴明輕語。

「晴明!你少來這一套......」撇唇,「誰不知道『那男人』只偏寵你來著!?」

安倍晴明笑了,「言重了,保憲大人......您的陰陽道法高明,能力比我還上乘,合該是適合人選......」像是在計算什麼似的,安倍晴明丹唇微揚,瞇起瞳來,彎成新月。

「......」保憲抿著唇不說話。

「您就當作還我一個人情吧......」安倍晴明力勸不成反以人情包袱丟擲賀茂保憲。

「好吧......」歎息,「為什麼我得搞這種麻煩事啊......」喃喃抱怨著的保憲在晴明的微笑底下終於被迫答應了接管這件事──在溪邊出現、啃噬人的鬼魅事件。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