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異聞錄》/賀茂保憲傳說/筑姬的情人 18



等待的日子是難熬的。

儘管筑姬在心底是萬分的焦慮、急切,但是偏偏她在把信交給侍女讓下人去送給保憲大人之時也已經過了三天後了,只是筑姬空等了幾天,卻沒有收到半點保憲大人傳回的音訊。

難道......是她自己會錯了保憲大人的意思了嗎!?

筑姬難過地低垂著螓首來,垂睫掩蓋住她眼底清晰可見的失落與淡淡痛楚,纖手微微握緊,直到掌心傳來刺痛為止。

為什麼!?為什麼還沒有半點消息呢!?

筑姬失望地自簾後起身,轉身出了几簾後方,隔著木欄杆遙望著庭園中開得如此燦爛美麗的紫藤花串,陣陣的心痛慢慢地湧了上來,眼眶微紅,遽冷的風兒直直吹來,吹得筑姬的衣服隨之飄揚掀動,一頭烏髮也隨風飄搖散落。

一抹寂靜的蒼涼隱隱泛了出來。

正巧,筑姬的女侍正端著一盤的點心踱進內室裡頭來,一眼就望見筑姬正站在欄杆前方,雙眼迷離散逸,眼底的焦距沒有落點,丹唇邊還喃著幾句令她聽不清楚的話。

「小姐......」輕喚一聲的女侍皺著眉頭,看著筑姬不聞不動,繼續立在原地。

過了許久,筑姬才慢慢地開口:「......那封信......送到了保憲大人的手中了嗎!?」雖然這麼說著的筑姬的視線仍舊是仰望著灰濛濛的天際而沒有轉回眸去。

「應該......數數天數,那信是應該到了保憲大人的手中了......」侍女這樣推論,不巧地,筑姬轉回頭,臉龐上淨是落寞。

「那麼......他為何沒有回信給我!?」筑姬睜著天真的瞳眸,輕問。

「這......」侍女為難。

筑姬等不到女侍的回答,放棄地垂頭,沉默了一會兒,「......沒關係了!反正我很快就要嫁到別處,我們不會再見了......」心灰意冷的筑姬淡言著,女侍見她如此,也十分地替她難過與不捨。

「這樣吧!小姐,我去跟送信的人探聽一下......」

女侍自告奮勇地說著,筑姬的臉色因她的話而轉為紅潤,然後高興地抬起頭來,待女侍正要轉身告退之時,卻遇上了橘少將臉色嚴肅地自門外踱進來。

「......不用去了!」當橘少將把這一句話說出的同時,筑姬與侍女皆白了臉色,轉頭。

「少將大人......」

「父親大人,此話何來?」

少將望了筑姬一眼,示意女侍先行退下,然後他望著女侍依著命令的那抹趕緊離開的身影輕聲:「那封信是我藏起來了。」

筑姬赫然睜眼:「......父親大人......」

「我不准妳給保憲大人寫信是有原因的,筑姬,妳必須明白妳的動作對我與妳來說不啻是個最好給人指控的把柄......」少將的眼神肅穆、銳利,正炯然地盯著筑姬因他的這番話而跌坐於地。

「......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