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異聞錄》/賀茂保憲傳說 18



保憲穩穩地側坐在帚怪身上。

乘著夜裡那道飄於京都城的詭譎風兒,一身黑衣的保憲役使著帚怪、懷裡還懷抱著一隻黑貓,追著舍利子急去的方向前進,一路上風聲呼嘯過他的耳邊,邊瞇著眼兒仔細地盯著舍利子遠颺而去的方向,突然探手進入自己的懷裡拿出那綑由師弟安倍晴明交代給他的銀線,找出線頭之後便揚手往前一拋。

銀線像是會追蹤似的,往前直飛而去不說,還急起直追著前方飛馳的舍利子,然後便緊緊地綑綁著舍利子,但是卻無法制止它的動作,因此,保憲也只好隨著繼續飛馳,看看舍利子究竟要帶著他們上哪兒去。

保憲的黑衣與未束起的烏髮就這樣隨風飄盪,黑貓乖順地窩在他的膝上難得沒造反,為此他露出淺淺的微笑。

夜深的京都瀰漫著一股妖鬼蠢動的氣息,連坐於帚怪身上的陰陽師都感覺得到,還能嗅到一股的怪味。

帚怪繼續聽令奔飛,但是牠身上的重量卻非比尋常,不只載著保憲一個大男子,還有一隻式,黑貓──貓又,讓牠有些吃不消地頻頻往下顛。

保憲隱隱察覺了,便隨口唸了一串的咒語,咒力使的帚怪更加的強壯起來,直到保憲感覺已經沒有那種顛簸的感受之後便止了咒語。

「這樣子應該有好些了......」喃喃著的保憲似乎瞥見了懷裡的貓又正覷著他,以奇怪的眸光。

「怎麼?你想上茅廁?」保憲嘿嘿笑著,打趣,「這兒沒有唷......」

貓又咧咧牙,牠不懂這男人為何從來沒有過一絲緊張的神色出現,難道不只安倍晴明是那種一派安然的模樣,連賀茂保憲都是一樣的嗎!?還是說......這是陰陽師的通病!?

保憲當然明白貓又所想的,但是他覺得那個問題他沒有必要回答,因為──很無聊。

帚怪一個突然往下飛馳,前方的舍利子發著亮光,他們的目的地似乎是到了。

「喂......三流陰陽師,請你抓好了,我們下去了......」

保憲咧嘴,「別慌,下去就下去了啊......」說著,帚怪一個斜飛,保憲的身體傾斜,貓又差些被摔了出去,忙著張口咬住保憲那飄飛的袖緣,隨著保憲的伸手一攬,牠繼續穩坐於保憲的懷裡。

「呀......好險呢!」保憲抿著好看的薄唇微笑,未束於腦後的髮絲飄散了,帚怪也在一處京都城的荒郊野外停了下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