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異聞錄》/賀茂保憲傳說 16



月下,溪邊的水於一輪紅月之下潺潺流動著,冷風涼涼地吹襲,樹葉搖曳聲沙沙,幾隻夜梟發出咕咕叫聲。

一條木橋邊、一抹詭譎的黑影,岸邊不遠處是棵垂楊。

「找不到......找不到啊......找不到......」

幽暗的月下,夜裡那聲聲低沉又詭譎至極的聲音緩緩散於冰冷的空氣中,陣陣呼息使得周遭的氣氛亦形之詭異難辯,微弱的光線下還能見著那黑影散著髮,寬背熊腰的。

黑影於是在原地飄盪著,那邊探頭邊咬牙的聲響令人為之打顫,而且只重覆著這句話。

「找不到......找不到啊......找不到......」

沒法子,黑影只好以嗅覺靈敏的鼻端四處輕嗅,低著身子四處嗅聞,就在它於靠近岸邊的那條木橋邊的空氣裡頭聞到一股空靈味,而且還摻了點...

陰陽師和非人的味道!

那團黑影瞬間震驚地抬首,天際那幽微的月光映到它那半張臉上,光滑的臉龐帶著抹陰氣,泛青的臉面、綠眼的模樣很是可怕。

難道......他失蹤的舍利子和那名陰陽師有什麼關連嗎!?

驚覺此事有蹊蹺的妖鬼突然直起身來,猙獰著臉地立於溪邊,然後雙眼瞪向水面,一呼:「出來!你給我出來!洋二!」
妖鬼的吼叫聲響遍了整個溪岸,也讓溪面激起了陣陣不小的漣漪,緊接著,自水面突然出現一道銀芒,然後洋二便畏縮地立於他的身前。

「什......什麼事?」訝異的眸光含著懼意,洋二一身的黑色狩衣飄盪於半空,臉色猶豫,面對著他的好友,他似乎什麼都是理虧的。

「是誰撿走了我掉了的舍利子!?」眼一睜,邪惡地逼問他。

「......」沉默地盯著眼前變得快讓他不認識的好友,洋二搖頭,「我不知道......」

眼一瞇地踱近他,「你不說?你以為你不說我就不知道嗎!?」不屑地哼了聲。

「別再這麼做了......海沂......」洋二語重心長地瞥了他一眼,勸著,但是對方卻哈哈大笑了幾聲。

「你想得太天真了!洋二!」怒眼一瞠,抿唇的海沂身上散出一股陰邪之氣,冷風掠過他身邊,把他的髮吹得倒豎,看來很是可怕與駭人,他那種豁出去的表情使得洋二微微垂眼,連反駁都做不到,「當初是你們魚族排斥我們、還對我族趕盡殺絕的,你以為我會輕易放過你們嗎!?」怒不可遏地走向前,一手掐住無法反駁的洋二的頸子,使力。

「海......沂......」洋二喘著氣,脹紅著臉色,痛苦地仰著臉。

「哼!既然我無法殺光你們,那我就要你們這些窩囊通死於陰陽師的手中!」海沂張狂地仰首大笑,接著重重地哼了聲,看著洋二那充滿痛楚的表情一眼,放鬆了手之後,手一推開洋二、腳一蹬地飛了上天,遠去。

「......」洋二被留在原地,悲哀地盯著那抹消失於樹梢前的黑影。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