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異聞錄》/賀茂保憲傳說 17



天慢慢黑去,夜至。

賀茂宅邸點亮了所有的燈,在無月的黑暗中顯得特別美麗,只是幾縷哀哀的哭泣聲音不知自哪兒傳來的,破壞了一片寧靜。

後院的窄廊上坐著一名年輕的男子,他是平安京第一流陰陽師──安倍晴明的師兄,目前任職於宮中的賀茂保憲,傳說他的能力與安倍晴明一樣的厲害,能夠斬妖伏魔。

他的身邊還坐臥著一隻小黑貓,但是奇怪的是牠的尾巴分叉為兩股,一雙綠眸骨碌碌地直轉著,白牙森然。

保憲露出一抹淺淡的微笑瞥著牠,道:「喂......既然是式的話,就該安份些吧!?」雖然沒有點名黑貓正肆無忌憚的動作的保憲在黑暗中睜著一雙智慧的瞳眸,輕語。

黑貓喵喵叫著,牠的身體似乎是壓住了什麼東西般的,半趴在板條上的牠舉起貓爪來拍拍廊面,咧著牙,但是那兩條烏黑的尾巴卻連連甩動著,發出『啪、啪』聲響,一臉的無辜。

保憲見著了,便回眸朝牠淺淺笑了,懶得移動地伸出手來指向牠那虐待帚怪的貓爪子,看牠睜著一雙裝無辜的瞳眸、依然把帚怪壓在自己的身下邪惡地作弄著,爪子三不五時便抓抓帚怪。

帚怪嗚嗚的哭聲哀怨地繼續騷擾保憲的耳。

沒轍地看著貓又繼續欺負弱小的帚怪卻無法阻止的保憲微笑,忽然覺得偶爾像這樣子也挺不錯的,像是安倍晴明需要源博雅一樣,他賀茂保憲也需要一個娛樂點。

就在這時,保憲的懷裡隱約地發著燙,一陣陣的亮光與熱力自他的黑色狩衣中傳了出來,接著的,那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自保憲的懷中飛射而出的佛寶舍利子就這樣飛出了賀茂家的結界和宅邸。

「糟糕了!」抬起一驚喊的保憲自廊板上爬起來,貓又隨之立起,幻成了一隻大花虎,目光炯炯有神地瞥了主子一眼,似乎是發生了什麼事了!

保憲微微失神,思索了一下,忙又抬起頭來,呼了一句:「貓又......!」又覺得不太對地回瞥了貓又已經自動自發的幻成了一隻大虎,「不行,用走的太慢了......」一個回頭的保憲就望見帚怪正想趁貓又離開他的身上之時而離開,於是他咧著笑,靈光一閃下,突然有了一個不錯的點子。

「帚怪,帶我飛!」保憲居高臨下地瞪住無法動彈、讓他瞬間定住又欲哭無淚的帚怪,咧著笑。

「不......不要啦!......我會斷掉......嗚嗚......」帚怪一邊震驚、一邊哭泣道。

「少囉唆!叫你飛就飛,哪來那麼多的藉口!?再叫的話,我就封了你!」保憲一邊冷喝、一邊加上威脅。

「嗚嗚......我好慘喔~~」

不耐地動手抓起帚怪浮空的保憲咧著一抹假笑,「再不飛的話,你就準備被我當廢柴燒了吧......」

「......好啦~~好啦~~我飛就是了......嗚嗚......」就只會欺負帚怪的三流陰陽師!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