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異聞錄》/賀茂保憲傳說/筑姬的情人 8




春宵逢美花,
其心逢水流,
日頃如洗煩欲,
築柵護花無情摘,
心若有情須盡歡。

喃喃地唸著一方紙上頭所寫的黑字跡的筑姬正落坐於自己的臥室裡頭,以几帳與外頭相隔。

微弱的燈火在風中搖晃無度,幾縷輕風偶爾帶著花香味飄進几帳裡頭。

筑姬的纖細身影映於簾上,淺淡的陰影和著燭光,於月下的朦朧看來有幾分的身在天宮;身著著華美的十二單,筑姬的雙眼雖然看不見,但是她仍舊不服輸地讓侍女給她讀了保憲大人派人送來的一張信上的字。

讓侍女替她唸完信的現在,筑姬已讓侍女下去了。

仔細地再讀了一次又一次的詩句的筑姬,每唸一字就紅了一點臉色,愈來愈明白保憲大人於給她的信中所指的意思。

她到底哪點好,竟然能夠使他這樣的有為男子的喜愛!?

紅著雪頰的筑姬暗自想著,手足無措地攏攏衣袖,歪著螓首思索著的她於月下看來就像是一朵綻於月下的曇花般的美麗絕塵,那粉嫩的小臉龐櫬著一抹朦朧的笑意,優雅地抿著粉紅唇瓣,低垂了眼睫。

疑問仍然盤據於筑姬的心中,儘管如此,她對保憲大人也......似乎不太討厭。

當筑姬的父親大人──橘少將自前院來到筑姬的房前時,隔著簾帳與燭光所見的就是這個景象,因而一頓住移動的腳步,聽著女兒唇邊喃唸著的一字一句。

在剛才不久,他知道筑姬剛剛收到保憲大人的書信,也不知曉信中的內容為何的他便想前來探探女兒的口風,沒想到......

這下子連他都知道了內容其實是封求愛的短詩句。

少將皺皺眉,隻手拿起扇柄擱於肥厚的下頷,忍不住對著簾後的筑姬開口:「筑姬啊......」

突如其來的聲音教隱身於簾後的筑姬一驚,「父親大人?」

「別忘記妳還有婚約在身......我不打算失信於人。」

聞言的筑姬將頭一垂,幾綹黑髮落於頰邊,長長的眼睫蓋住瞳中的歎息,「我知道了......」父親的提點讓她不言不語,自剛才那種愉悅的輕快氣氛一下墜落於黑暗的深淵底......

又黑又冷。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