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王一副理所當然地瞅著她大發脾氣,還以那跩到無人可比的眼神盯著她,「本王沒有說錯,就是這樣。」

眉小鈴氣呼呼地鼓脹兩頰,怒聲:「我又沒把自己賣給你!」

他笑了笑,不以為然地瞟了她一眼,「請問眉大姑娘,妳所站何地?」

不疑有他的眉小鈴直率以一種『你在問廢話』的眼神輕鬆答道:「你家啊!錦王府嘛!」

很好!孺子可教。

錦王微笑,再度開口:「那......妳現在所食的東西是哪裡的?」

白了錦王一眼,她又不是三歲小孩,「你家的東西。」

那好!

錦王再問:「那妳身上蓋的被子又是哪裡來的?」

被質疑到不耐煩的眉小鈴忍不住出聲:「當然是你家的......」的嘛......話尾都還沒降下的時候便見錦王露出一臉得逞的笑容,激得眉小鈴瞬間額暴青筋,一時間忘記了她僅著了一件貼身衣物,一把就將被子拋到錦王面上,怒聲,「這有什麼了不起!?頂多還你就是了!」哼!一個大男人還要欺負她這個弱質女子嗎!?

了不起她可以把下肚的再通通吐出來還他就是了......

滿面興味的錦王悠哉地隻手托腮,將她從頭到腳給看了八分多,唇邊的笑愈來愈深,眼瞳卻愈來愈黯;瞥著錦王那回答的怪異神情半晌的眉小鈴懷疑地低眸瞟向自己,這才發現自己身上單薄的衣裳已經讓可惡的錦王給幾乎看光了,耐不住的紅雲再度快速撲上她的兩頰與全身,驚叫一聲地撿回被子,再次覆在身上。

但是她發覺了錦王還目不斜視地盯著她,像是要把她看透般的眼瞳深遂異常,她突然覺得自己的身上似乎多了好幾個洞,教她直想挖個地洞躲進去地難堪,只好咬唇地赧顏,接著便一把撲上錦王,用手遮住他的雙眼,氣急敗壞地說:「別看!不可以看!」

感覺到自己眼上覆來的陣陣熱意,錦王失笑地想要挪開她的手,但是她不肯,在兩人左移右瞧之下,沒料到錦王瞬間忍俊不住地哈哈大笑起來,笑得她是一臉的氣忿,「還笑!叫你別看還要看!」抱怨。

「哈哈哈.....」以為這樣遮住他的眼,他就會看不見嗎!?她還真是太單純了......

「喂!」眉小鈴忽然間無措起來,被他看光了身子的她又不能拿他如何的,這對她真是不公平!

不公平!

眉小鈴哀怨地想了起來,忍不住鬆開了覆在他眼上的小手,然後咬唇地紅了眼,最後竟哽咽地哭了起來;錦王最怕女人家的淚水,見她哭了,也跟著不自在起來,想伸手安慰她卻又怕被她拒絕,因此訕訕地收回手,無奈地張著鳳眼、語氣怪異地說:「別......別哭......」他是堂堂的親王殿下,哪可能哄過據說是水做成的女人家啊!?

再來,對於母后和他身邊美婢的淚,他通通是無計可施、無可奈何的......

「呃......」

眉小鈴乾脆抱著被子就這麼大哭起來,錦王隨著皺起眉來,只好將僵直了手搭上她的肩頭有一搭沒一搭地拍著,看著她的眼眶掉出顆顆晶瑩的淚珠,他忽然間也隨著感到一抹心酸,然後,他的身體像是不聽指令地傾身,以吻拭去了她眼角的淚,然後將她抱進懷裡。

眉小鈴難得地紅著那張小臉兒,一手抓著薄被、一手抓著他的衣襟。

「......對不起,我只是同妳開玩笑的......」

抬眸望著錦王一副不似說謊的樣子,眉小鈴吸吸鼻子,眼紅得像是兔子,但是在她的小臉燙得可以烤東西之下,報復性地將自己所有流出體內的水漬硬是擦在他身上,「你實在是太過份了!就算你是親王也不能這麼欺負人......」

「是......」錦王頭痛地撫額,為什麼他對於她的無理要求根本就不想反駁啊!?

「不可以再欺負我!」

「好......」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