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感覺到胸前頂著兩座極為棉軟的小山,隻手環住她的纖腰、輕觸著她一頭滑順的烏髮,聞著她柔軟的身軀綻出一道道淺淺的香氣飄散四處,他感到自己的心頭似乎因為她的親近而緩慢火熱起來。

該死......

眼瞳黯了黯,他低咒一聲。

忍不住跟著皺起眉來,當他在理智還未斷線、消失前,不得不主動離開了她那被他吻得潤紅腫脹的唇瓣,抬眼瞧著眉小鈴依舊是一臉迷茫地望著眼前的他,一副還沒回神的樣子;見她十分乖順地偎著他,那紅著小臉的樣子還露出一抹憨傻的表情實在是很惹人憐愛,他忍不住因此扯扯唇,伸出大掌拍拍她的頰。

「乖乖聽話,本王要替妳上藥,這個妳先拿著......」說著,將薄被塞給了被他的快手給脫得身上只餘一件小兜的眉小鈴,遮住他眼前未飽覽的春光,然後抿起唇來,將她攬進懷裡與自己貼在一起,接著替她撩開了身後的髮,露出了光滑的背。

眉小鈴緊攢著被褥,慢半拍地茫然點頭。

他揚唇之後,再將眸光挪至那張白皙的美背上頭,望著上頭深淺不一的瘀傷痕跡皺眉,沉默。

「......受傷了幹嘛不讓人上藥?」拿過桌邊擺著的藥瓶,接著倒出了一點藥粉在指尖上,然後環住眉小鈴的腰,在她的背上的傷處塗抹。

這句似抱怨的低喃輕輕竄過了眉小鈴的耳畔,震回了她在外魂遊的神志,在意識到自己被這傢伙給剝了個精光,她兩頰上的紅雲頓時崢嶸而起,想開口罵人卻又罵不出口,只能垂眸羞窘地偎著他,然後偷偷睜著眼地瞪住眼前正專注地在她背上輕摩慢擦的錦王神色一派嚴肅,她當下被怔得不敢貿然說話,只好噤聲。

「......」發覺自己被看光之後,她卻一點都不生氣,奇怪了......還記得那日在困龍寨,她還抵死反抗那土匪頭子呢......

她到底是怎麼了?

「......貓咬了妳的舌頭嗎?」趁著擦藥的空檔,他抬眸扯笑,但在望見她那因他們兩人的貼近而微微窘紅的頰,又默然地垂睫,手上繼續忙碌著。

「為什麼拒絕秋楓替妳上藥?」還是想要一個答案。

「我......」

「怕羞?」睨了眼眉小鈴鼓足了勇氣,即將脫口反駁的時候,他哂笑了一聲,「不可能吧?妳的臉皮應該挺厚的才是......」取笑。

眉小鈴瞬間怒地漲紅了臉,氣到以另外一隻手使力地掄拳搥著他的胸口,「我只是想要自己來!而且你說的那個人根本就是你自己吧!?壞蛋、臭傢伙你!」

雖然胸口那謀殺他的力道與捏螞蟻差不多,也根本不算是什麼,但是他仍然抬眸瞪眼,帶著惡意地扯唇,眸光接著一黯地警告道:「妳要再打下去的話,本王絕對會把妳動手剝光......」

「......」眉小鈴被嚇得停止掄拳,瞠眸的她緊握的拳頭隨著咬牙的時候慢慢放下。

「這才乖。」

「我不是你的寵物!」她不服氣地嚷嚷,錦王恰好抬起眸,望住她沒說話,直到盯著她又紅了兩頰。

「妳不是寵物。」這是他剛才一直盯著她到最後所下的結論。

「對......」沒想到錦王這傢伙不是個笨蛋。

「因為妳是我的人。」

「......」她瞠目結舌了半晌,這才大聲怒吼:「你這傲慢的傢伙,你說誰是你的人!?」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