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過了三日,錦王府裡頭便開始忙碌起來了,府中所有的下人在錦王的命令下開始準備他三日後所要用上的大婚用品,連秋楓四人也都參加了策劃,負責宴會上的所有菜色的她們早在三天前便聚在一起討論內容,所以,眉小鈴這幾日來也都未見到她們的身影,當然也沒有機會再跟她們學習一些東西。

而,身為未來新郎倌的錦王更是為了一連串的籌備事宜忙到三餐不定時的狀況,就連王府也沒有回過幾次,就算眉小鈴想見他一面都無法。

時值傍晚。

涼風輕輕吹起了窗邊的輕紗,拂進了靜謐的房間裡,在寧靜的四周輕輕迴盪著;眉小鈴沉默地端坐在床邊、面無表情,正低頭思考著她自府中下人與奴婢們的口中所得來的消息。

他要大婚了,而且他未過門的妻子竟是她的好友馬芸芸!

乍聽之下,這對她來說是多麼大的一個晴天霹靂打在頂上啊!

這樁婚事據說是當今皇帝下的旨意,欲與右相結親家的皇帝於是做主將右相的千金馬芸芸嫁給他的皇弟,也就是當朝的錦王──君無憂,於是,右相的身份也隨著嫁女一事而瞬間三級跳,成了皇親國戚。

當這等震撼的消息在當時傳入她的耳中的時候,她就突然發覺這一切的事情瞬間都變得既荒謬又可笑起來,而她的心也在一瞬間碎成片片,再也無法拼湊完整。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離開當場的。

神情有點恍惚的眉小鈴無語地垂著眼睫,憶及了幾日前的錦王才對她說過“我喜歡妳”這幾個字而已,為什麼轉眼間的,他卻要娶別人為妻了!?

難道......他的話只是用來哄騙她的一種手段而已嗎!?還是說他真心喜愛的人根本不是她、而是芸芸!?

緊緊揪著手的眉小鈴難過地撇首,緊緊地咬著下唇直至泛白,眼前開始一片模糊起來。

她不懂,為什麼整件事情會變成這樣子;她與他之間才剛解開了誤會而已,她也還來不及對他說出她的真心,怎麼在她一眨眼間的時候,她的世界就完全被顛覆了過來,而且這個令她備受打擊的消息還來得突如其來!?

......

眼底泛著淚霧,她慌亂、她不敢置信、她想要當面問一問他,是否他們之間的一切完全是個笑話,是個永遠都不可能實現的美夢。

但是,她現在根本就找不到他的人,也見不到他一面......

被無助與心痛緊緊糾纏著,眼眶已然變得深紅的眉小鈴開始無聲地落淚,那顆顆晶瑩的淚珠就像是斷了線的珍珠一般的掉落在地,接著融入了灰黑的地板,沾溼了地,在上頭形成一滴一滴的水漬。

就在這個時候,眉小鈴聽見自己的房門門板被外力推開的聲響,不想被瞧見淚顏的她趕緊以袖抹去了淚水,仰首兀自偽裝著堅強,但是其實她的心已經脆弱不堪到難以再接受任何的打擊了。

進門的是多日沒有回府的錦王。

他踩進屋裡、反手闔上了門之後才踱近她的身邊,無言地蹲踞在床邊抬頭瞅著她,沉默了好一會兒的時間裡頭似乎是在觀察她面上的表情,而眉小鈴硬是不想示弱,仍然無語地垂首。

「妳哭了?」錦王的雙眸閃爍地盯著她。

「我沒有......」她兀自逞強,但是聲音已洩露了她的哽咽;錦王雖然聽出來了,但是他並沒有戳破她的謊言。

「好吧!」他起身撇唇,然後彎身看著她,「用過膳了嗎?」

「不想吃......」她咬唇,有點懊惱;她明明不想回答他這些話的,為什麼她就是無法對他問出口她想知道的那些!?

眉小鈴,妳真懦弱!

刻意忽略了她眼底的掙扎,錦王僅是抿唇望著她,忽然間一個傾身抱住她,在她唇上偷了一個輕吻之後才慢慢挪開俊臉,眼含關切地歎息了,「叫人送點吃的吧!妳不吃會餓壞的......」

眉小鈴全身震了震,抬眸愣愣覷著他的溫柔,「為什麼?」為什麼要對我......你都已經要大婚了......為何還要來撩撥我!?

孰料,他對著她淡道:「妳不是馬芸芸的好友嗎?先吃點東西之後再去找春香吧!她們都在偏廳裡頭,正為了新娘的嫁衣傷腦筋,我想妳們女孩子家最懂這東西,妳就去替新娘選個樣式吧!」

「......」她瞪大了雙眼,愕然的神情佔據了她的表情良久;但是錦王沒有搭理她,就在一片沉默裡頭轉身出了房門外頭。

然後,在錦王離去之後,當她回神之際,頓時淚下如雨......

而,門外的錦王只是靠著牆邊歎息,手握成拳的他咬咬牙,接著無聲踏步離開。

「對不起......」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