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楓死死地蹙緊了細眉,與眉小鈴一同目送著錦王匆匆離去的背影發愣,王爺的面色看起來似乎不太好的樣子,難道會是王爺他......

思考中的秋楓沒注意到她身畔的眉小鈴已然頹喪地垂首,跟著噘唇、哽咽了:「......幹嘛這樣!?心情不好就心情不好嘛......」如果知道他的心情不好,她就不會這麼白癡地泡茶來煩他了啊......

她又不是某些白目的人,不會不識相的......

緩慢回神來的秋楓瞥見了眉小鈴那欲哭無淚的傷心表情,突然不知道如何安慰她了,「小鈴......」

「我是不是很討人厭?秋楓姐......」低首垂淚的眉小鈴怔怔地望著杯中的水面自己的樣子,也不知為什麼的,她的淚水就是止不住,沒等秋楓回答的她又跟著補上一句:「因為我是個道地的楣女......」

「小鈴......」

「算了,沒關係的......」眉小鈴喃著,她用衣角隨意地抹了抹眼眶邊泛出的淚水,抬起頭來地對著秋楓勉強地笑道:「秋楓姐,不管如何,我還是要謝謝妳,妳所教我的、我都會記得的......」

「小鈴......」秋楓神色複雜。

聽見呼喚的眉小鈴忽地扯唇微笑,然後把她手裡的杯子塞進秋楓的手中,「秋楓姐,我有點累了,想先回房去......」

「好吧......」秋楓點點頭,看著眉小鈴得到她的應允之後便對住她笑了笑,接著才轉身離開,往另一頭的長廊踱去,只留下了她與手中的杯子。

「唉......」秋楓忍不住啟口逸出一串細密的歎息,然後在頓了一會兒之後,這才跟著錦王剛才的步伐緩慢地走進廳裡。

「王爺......」

坐在廳上躺椅的錦王神魂遊去,直到秋楓喚了第三聲之後才聽見有人正在叫他,飄然回神,抬眸便見是秋楓站在廳上,於是不解地問:「......怎麼了?」

王爺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

秋楓搖首,「王爺,您剛才為何對小鈴她......」

知道秋楓想提什麼,錦王冷下臉色來,「本王沒有說錯。」眉小鈴她的確是個楣女,不然為什麼他們相識才不久就發生了這麼多的事?

「王爺,您可想過您剛才的話對一個女孩家來說,有點過於苛刻了?」

將眸子一瞥,「妳這是在責難本王?」錦王有點生氣。

秋楓登時垂首,「奴婢不敢,只是,王爺......」重新抬眸的秋楓啟唇,正欲說些什麼的時候卻遭錦王揮手制止,她只好跟著抿唇。

「本王不想聽。」

秋楓無奈地歎息,精銳的眸光瞬間一閃,「是,奴婢逾舉了,請王爺責罰。不過,奴婢只是想說,請王爺不要再度去掩蓋了自己真正的心意,因為那會讓王爺錯過很多的。」

「......」錦王瞄瞄她,皺眉、無語。

「還有......這是秋楓給您的賠禮。」秋楓走上前去,踏上了玉階,然後將她手裡的杯子遞過給了錦王;錦王狐疑地接過,望了杯子裡的水一眼,欲出聲之際卻讓秋楓搶了話。

「這是茶。」

茶?

錦王好奇地瞪著杯子裡的液體一眼,然後在秋楓肯定的眸光下就口輕啜了一口。

「......王爺,味道如何?」

錦王蹙眉,「妳泡的茶?這茶已冷了,不過味道倒是滿濃郁的,與妳之前所泡出的味道似乎有點不一樣......」喃喃。

「王爺,那......好喝嗎?」

「好喝?」錦王蹙眉,思索了一下子,已冷的茶他有點難以想像它還熱氣蒸騰的味道,問它好不好......唔......

「還不壞吧......」

秋楓笑了,「王爺,其實那是小鈴為您泡的茶。」

「......」錦王瞪著手裡的杯子,啞然。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