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日過得很快,這幾日的眉小鈴一直被謹遵錦王的吩咐的秋楓給纏住而無法脫身,就算她想了很多法子想要偷偷離開王府,但是最後都會讓秋楓給逮回來。

也因此,她的臉色是愈來愈難看了。

只要一思及錦即將迎娶她的好友馬芸芸的這件事,她就完全無法淡然處之。

望著門外的下人們忙碌地在錦王府邸裡頭走來走去的身影,眉小鈴的心卻不知已經死了多少次,讓她那總是堅強而柔韌的個性忽然變得有彎即屈,讓她感到無助與無邊的痛苦,就算她想要安慰自己都無法做到。

但是,她也是在此時發覺她真是愛慘了錦王,那個既驕傲又老是喜歡嘲弄她的男人!

只是,當他成婚之後,正式變成了右相的親王女婿,她便永遠都再無機會跟他說出她的心情了......

眉小鈴悲哀地思考著,只好咬唇極力地忍住心口那一遍遍提醒自己、他們的身份現在已經截然不同的這一點而隱隱泛起的揪心感覺。

將門板再度緩慢地闔起,眉小鈴目前已經無心和無心去注意現在究竟是什麼時候了。

......

另一方面,王府裡頭正張燈結綵、好不熱鬧。

錦王已經在侍女的服侍下換好了一襲的喜袍,大紅的喜色襯著他雪白俊俏的臉孔,看來有幾分的光采奪目,只是他似乎不太高興地蹙緊著眉頭,薄唇微抿著。

「王爺,時辰快到了......」錦王身旁的冬雪這麼開口提醒著今日的新郎倌,只是他好像不太領情地撇撇唇,一臉的冷漠樣子,連回答都一起省了下來,讓冬雪明白地掩起唇。

看來,王爺這一次是栽定了嘛......她還以為今生要見到自家王爺成親的事情是不可能的事情呢!

因為她們家的親王殿下以前本來就是個眼高於頂的傢伙,老是視女人為無物的他讓她們實在是很難想像他會去喜歡一個普通的女子......

結果,沒想到王爺竟會喜歡上與她差不多年紀的小鈴,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報應”吧......
呵呵......

正當冬雪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的時候,錦王回眸不快地瞄了自己的美婢一眼,心情頓時惡劣起來,跟著的,語氣也不太好地開口:「妳笑什麼!?」臭著一張俊臉、撇唇,「春香那裡都準備就緒了吧!?」

聽出主子不悅地出聲之後,冬雪這才趕緊回神來,正色道:「是,王爺。奴婢剛才才接到在馬小姐那裡的春香姐派來的人,說她們已經準備好了,這裡就看王爺的了!」

「好,本王知道了。」錦王點頭、抿唇;這一次一定要把“那個人”抓回來。

「不過,王爺......」冬雪狐疑地回眸,「您確定這樣可以抓到人嗎!?」她純粹只是因為無聊而想問一問而已......

錦王因為疑問句而回頭,睨了發問的冬雪一眼,表情肅冷而自信:「那當然!」他絕對會將威脅他們的那傢伙再逮回來送入天牢裡頭,好讓他明白,他錦王要抓的人沒有抓不到的!

因為不管那個人逃了幾次,他都會被他抓回來!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