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王府之後,被密使領著路、騎馬奔馳在一路無人的小道的錦王與使者通過道道關卡,之後便自皇宮的密道通至了宮裡最靜謐的御花園,然後當他們一前一後地走出密道的時候,皇帝早已經在御花園的亭閣裡頭擺了一桌,以一副悠哉地樣子來迎接自己親愛的皇弟。

錦王朝著四周看了看,他們的四周有極為隱密的花木扶疏遮掩著,既無人也無半個護衛,很顯然的,皇兄不希望除了他們兩個之外還有人在場。

揮退了使者,君無憂緩慢攏眉,忍不住思考著到底皇兄是在打什麼主意!?

皇帝見錦王到了,於是樂得微笑,滿臉神秘兮兮的模樣同他招手,然後便看著自家皇弟以懷疑的目光招呼他一會兒之後,這才接著踱了過來,在他身邊就座。

皇帝仍舊微笑,望著錦王仍然朝他皺眉的樣子而輕咳了一聲,「朕說......親愛的皇弟啊......」

「客套話就免了吧,皇兄!?我已經知道你派人前來傳喚我的目的了。」錦王瞇眼,環胸看著自家兄長正因為他那一針見血的話而頻頻拭汗中。

「呵呵......」陪笑幾聲,皇帝只好揮揮手裝害羞,說:「哎呀、哎呀,別這麼說嘛!你這種話聽起來好像是在說朕老是喜歡找你的麻煩一樣啊......」他是最疼愛自家小弟的大哥哎,他哪有那麼沒天良啊!?

但是錦王似乎卻不這麼認為,他扯扯唇,「不是嗎?」瞥了一眼頗為心虛的皇帝一眼,錦王續言冷道:「那......是誰叫本王帶兵去剿匪的啊!?有時候還得去發糧賑災,或是揭發貪官污吏的假面具、為民除害......」

皇帝嘿嘿笑了兩聲,「......好像都是朕哎......」

錦王立即賞了皇兄一枚大的白眼。

「好吧!這一次還是得你這位國家的棟樑來幫忙啊!錦王殿下......」皇帝涎著臉。

「......這次又需要我替你做什麼事了?」無奈的錦王朝天翻翻白眼。

皇帝望著錦王,正色道:「你也知道了朕派人去你府邸裡通知的那件事了吧?」瞥著身旁的錦王隨著問句而點點頭之後,皇帝這才繼續往下說了下去,「......你親自抓到的那個困龍寨的土匪頭子已經成功地逃亡出了天牢,朕在想,等他出了天牢之後一定會去找你與右相之女算這筆帳的......」思考著,皇帝忍不住皺起眉來地推測著。

結果,錦王仍然只是一派無語地點頭。

「然後呢?」瞇起眼眸,錦王冷冷問著,但是心頭卻想到了眉小鈴曾經被那土匪頭子羈押為人質,如果他現在已經逃出了天牢的話......那麼他就得盡快地抓回他不可!

因為放他在外頭遊盪的風險不只是他跟馬芸芸會成為他盯上的目標,而且就連眉小鈴她也會有再次的危險!

錦王的神色因為思考而漸漸變得冷凝。

「所以朕想來個甕中捉鱉。」

「怎麼個捉法?」挑眉回視著皇帝,錦王冷問。

「朕猜他猜朕一定不敢打草驚蛇地公佈他已經逃出大牢的消息,基於這個理由,朕想要給你介紹另外一個參與這件事的夥伴......」

「誰?」

皇帝神秘地扯開了唇,笑道:「右相之女馬芸芸。」說畢,便頭也不回地朝著身後方的樹叢裡呼喚:「芸芸,妳可以出來了。」

經這麼一呼的馬芸芸於是自草叢後頭鑽出來,羞怯地以團扇掩住半張大臉,然後走出樹叢,跟著踏進了亭子裡,在皇帝的示意下,在錦王的身側落座,接著在皇帝那愉快的笑臉下朝著身邊的錦王拋媚眼:「奴家見過錦王殿下。」

「......」為什麼連她也來了!?

轉頭瞪視著自家親愛的皇兄,他要求對方最好給他一個好解釋,不然他絕對會事後算總帳。

「呃......這樣可以免去“那個人”轉移目標去攻擊右相啊!皇弟......」

聞言的錦王重重地吐了口氣,瞥了身側的馬芸芸一眼,最後沒轍地轉頭瞪住他,「算了,那皇兄你有什麼計劃嗎!?」

「朕要你們擇日完婚。」皇帝笑了笑,由口中吐出這句讓錦王頓時覺得晴天霹靂擊頂的話來。

完婚!?
見鬼的,這是什麼計劃!?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