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馬芸芸當日就在錦王與眉小鈴的挽留下,與眾人一起用了膳食之後才走的,席間的氣氛有點尷尬。

由唇邊輕輕逸出一聲的歎息來的眉小鈴站在自己房裡的窗扇前方仰首望著天際邊那彎新月,讓窗外徐徐颳來的縷縷夜風吹拂著她的秀髮、吹動窗簾,她忽然覺得心情很是五味雜陳。

老實說,她不喜歡有其他的姑娘們拿著一對關愛的招子對著錦王閃爍不停;她也不愛馬芸芸老是把注意力都投射到錦王的身上,但是莫可奈何的,錦王生來便是大家目光的焦點,害她的心頭到現在都還是感到悶絕不已。

轉頭起腳緩慢踱回了桌案邊沿,眉小鈴想起她已經答應了馬芸芸,要在錦王面前多多向他提起她的事情,然後替她說些好話,好讓錦王能夠對她產生出好感來、進而喜歡上她的事情;她的眼底瞬間因為她的思考而映出一幅男尊女貴的美麗圖像而感到心上一陣煩亂,頓時失措。

錦王與芸芸......

她的心頓時感受到一陣陣的酸楚與嫉妒爭相湧上。

咬咬唇的眉小鈴無助、極力地甩著螓首,想要拋開心底長駐的那抹失落的感覺,那讓她幾乎要喘不過氣來的窒息感讓她恐慌,但是她發現連自己想要丟開這種不好的感覺都辦不到!

怎麼會這樣!?

詫異、驚駭,都比不過她瞬間察覺的心傷,她憂愁地皺起眉頭,一時失去冷靜地在房裡來回踱步,只為了她到剛剛才發現的一件事,一個事實:她天真地以為她可以為了朋友而犧牲的,她可以很衷心地祝福他們,但是她現在卻發覺自己根本就是在說笑話欺騙自己,她完全辦不到!

無奈又心酸地咬著下唇,直到唇瓣發白了卻還是不放口,眉小鈴失落地坐在桌邊,趴在案沿邊,雖然她早明白了自己的心情,但是她現在發覺自己對錦王......其實有比她所想像中的更多情感。

喜歡、甚至於是......比喜歡多一點的──愛!

天啊!......怎麼會呢......

失去心序的眉小鈴紅著眼兒,此時就連哭都哭不出來;她以為自己對錦王只有喜歡,沒想到這些日子裡的相處以來,他很輕易地就佔住了她的心頭滿滿......

友情與愛情......她要如何割捨!?

眉小鈴痛苦地兀自煎熬著、雙手抱首;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啊......

另一方面......

獨自在窗台邊立著賞月的君無憂攏眉望著天邊高掛的月兒,盈虧的月讓他憶起了今晚一起用膳的眉小鈴那張老是在閃躲著他的目光的虛心臉龐,好一陣子的恍神起來。

為什麼她一副喪氣的樣子?那張失落的表情......其實令他很是介意!

絲毫不知內情的錦王緊攢著眉尖,心情段感煩亂地回到床邊準備就寢時候,他的外衣褪了一半,卻又頓住了動作,然後抿唇思索了一下子。

最後,他穿回了外衣,跟著緩慢起身,然後便推開了自己的房門,踏著輕慢的步伐走出了房間......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