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在秋楓離開大廳之後沒多久,剛才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頭有一會兒的錦王這才回神過來,抿唇地瞪住手中這杯已經涼透了的茶水,表情看來有點怔然。

原來......她在他去皇宮的時間裡頭為了他而去向秋楓學習如何泡茶,在他還理不清他對她究竟是什麼心思的時候,她已然不問結果地率先付出了她的心意......

一想起他轉身離去前,她那張因為被他所說的話給傷害了的難過臉龐,他就恨不得在當時乾脆就把自己的舌頭給咬斷算了......

該死!

感到很是懊惱的錦王不禁低聲輕咒;有什麼辦法,他就是心直口快嘛!

「......」錦王低首瞪住手裡的茶水水面正晃盪地倒映著他這張滿是後悔的俊顏半晌,思考了一會兒之後於忽然間起身,接著便踏著徐緩的步伐走出了廳門,直接往長廊的一頭踱去。

沒多久,他的腳步停佇在一扇緊閉的門板前方,他遲疑著,在原地浪費了不少的時間,步履在門外來回走動,就是無法下定決心地前去敲門,然後祈求她的原諒。

他是錦王、他是當朝皇帝的手足,也是尊貴的親王殿下!

他是皇室之人,小時候曾經在皇宮生活,所受的禮與法也是在皇宮裡一一學得的,而他的身份不容許他向誰低頭,他因此驕矜而自傲;但是,也不知道為什麼的,他以往習於的一切卻可以被她的一種表情給打破。

該死!

他知道低頭說聲抱歉不難,但是要他伸手主動去敲她的門示好,這就......

很困難。

因此,他為難的步子幾乎在外頭磨出一個又一個的鞋印子,但是他就是無法前去叫門;正當他的步伐不知在門外已經踏了多少步的時候,屋裡的人忽然走上前來將門板打開,兩人就這麼訝異地對望著。

被門外的凌亂步伐給弄亂心神的眉小鈴一打開門之後望見的是錦王那副猶豫的神色,一怔,瞅著他手裡還捧著她給他泡的那杯茶,有點無法相信:「......你在這裡幹嘛?」

「我......」好不容易對方主動地開了口了,他卻還是有點不自在,仍然無法順利地將道歉的話給說了出口,還頓了好久,只能擠出一句話:「妳......妳剛剛在廚房裡跟秋楓學泡茶?」

泡茶?

眉小鈴的眉頭跟著一蹙,提到這兩個字的時候又害她想起他剛才的辱罵,因而頹喪地撇過小臉,不甘願地輕聲問:「那又如何?」他這個別人又不領她的情......

見她悶聲地轉頭的錦王覺得她好像生氣了,於是心急地開口,「抱歉,我......我不該對妳說那種話的!」懊惱。

相當訝異的眉小鈴忽地轉過頭來瞥著錦王那副不自在的模樣半晌,「為什麼跟我道歉?你沒有說錯,我的確是個楣女......」難過地垂首。

「......」錦王瞪眸,望見了她臉上的神傷與委屈,忽然間伸手抱住了她,手裡的那杯茶跟著灑在地上,杯子也碎了一地,「妳不是!我知道妳一直很努力......」

眉小鈴詫異他竟會不打招呼地傾身就抱住了她,因而讓她微微地脹紅了臉頰:「......」

「當時我只是心情不好才會那麼說的,所以,我很抱歉......」錦王因為兩人過近的接觸而赧紅了俊顏,他緩緩鬆開了抱住她的纖腰的大掌,然後在她面前第一次無措地撇首。

眉小鈴在一陣的詫然之後,緩慢地露出了一抹微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