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王在不久之後起身,接著走出廳門、往長廊的另頭緩慢地走去,在經過後園的時候湊巧地與眉小鈴撞了面,而這突如其來的會面教兩人都尷尬地撇過了臉,不敢看向對方,但是錦王瞬間思及了她對自己的誤解、也一併想起了皇兄給他的忠告之後,於是又轉回眸來。

「......妳......」

眉小鈴聞聲回頭,瞥了一眼神情略帶著一抹複雜的錦王,忽然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只能仰首定定瞅著他啟口,「......」

斟酌了一下言詞的錦王望著她不說話的落寞樣子抿唇,責難的話在頓了一下子之後就此溜出唇畔,「為什麼不吃點東西?妳這樣會傷身體的......」

眉小鈴抬眸不語地瞥了他一眼,原來......他再度與她面對面之後出口的就是一句教訓的話嗎!?

她終於知道了,原來他一點都不知道她的難處,還裝著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與她侃侃交談,那麼,她背過他所承受住的那些痛苦又算些什麼!?

心灰意冷的眉小鈴因心傷而垂眸這時,無力地咬咬唇瓣,沒有回答。

算了吧......
也許就如同她心想所想的,她只不過是一介平民,哪裡會讓他喜歡呢!?就當她是做了一個美夢好了......

所以,當夢醒了,她也就必須死心地離開了。

眼見眉小鈴欲踏回往反方向的路而去的動作的錦王驚訝地一個扯住她的手臂制止她離開眼前,不悅地冷著臉色,問:「妳要去哪裡!?」

「回房。」僅給了這麼簡單的兩個字的眉小鈴毫無生氣地蠕動著唇,小聲;錦王察覺了她的不對勁,於是將她抓了過來,扳正她的小臉,這才發覺她的臉色一陣的蒼白。

「妳......妳不舒服!?」錦王焦急地蹙攏起眉,粗聲,「要請大夫來給妳看看嗎!?」孰料,眉小鈴竟然不領情地軟軟拂開他關切的大掌,不願看著他地一個撇首,只是那搖頭拒絕的模樣讓他立即產生一陣訝愕。

「不用。」因為她現在根本就不想見到他......她要回房去。

因為只要一想到他與馬芸芸和諧的畫面,她的心頭就會給這景象揪得好痛好痛,然後一道道難以平息的痛楚就會因此傳遍了她的四肢百骸,讓她痛白了小臉,根本就無法思考。

......如果她離開這裡的話......會不會好一點!?

「妳......」錦王瞠眸。

「讓我走。」她軟聲請求,但沒聽見錦王的回應的她回眸,在仰頭深吸了一口氣之後以堅定地語氣對著震愕的錦王說出一句讓他當場怔在原地許久的話來:「讓我離開這裡。」或許只要離開這裡,她的心便不會痛了......

瞅著她近在咫尺的蒼白容顏,聞言的錦王頓時失去了以往的冷靜,接著便滿面震駭地望住她,大吼:「不准!我不准!妳哪裡也別想去!妳聽到了沒有!?」一想到她可能離他離得遠遠的,當他再也見不到她的笑臉的時候,他害怕到忍不住伸出手來圈住她整個人,然後再緊緊摟住不讓她逃開,也不讓自己再找藉口逃避了。

早在他在皇宮裡與馬芸芸碰面的時候,他便同她問起了小鈴與她之間到底做了什麼與他有關的約定,導致眉小鈴那日以詭異的態度來面對他;而他也很清楚地從馬芸芸口中得知了實情。

皇兄說得沒錯,他是喜歡上她了!

「為什麼!?」仍然很冷靜的眉小鈴輕輕問著,一反常態地沒有掙扎,「給我一個答案讓我知道,為什麼?」

錦王蹙緊了眉,頓時有口難言了起來,如果把實話說了,那麼在未來的幾日,她一定會因為他們的計劃而再次受傷的;但是他如果死守著他想對她說的那句話,她說不定會──

他猶豫著,「我......」

「告訴我,為什麼!?」眉小鈴執意要得到答案,「如果可以,請你給我一個我留下的理由,不要再對我這麼殘忍了......等待,是最痛苦的事,你不知道嗎!?」

他望著她抬起的淚眼潸潸,他的心房的一隅於瞬間被重重撼動了,但是他卻忽然間抿起唇來,頭一次輕聲開口呼喚了她的名,「......小鈴......」

眉小鈴仰首望住他,等待著他續接下頭未出口的話,但是他卻反手緊緊抱住她、仰頭閉了閉眼,而後深深地歎了一口氣,跟著,一串聽不甚清楚的語句飄然地在她耳邊響起,「妳聽好,我只說一次!」

「......」

「我喜歡妳!」反覆思量著皇兄當初對他提點的那些話,他不由得地也跟著點點頭,沒有錯,他喜歡她......

他喜歡她啊!

為她煩躁、為她擔憂、為她神傷、為她牽掛,如果這不是“喜歡”,那又會是什麼!?

終於,他明白了他的心!他是喜歡她的。

眉小鈴全身跟著一顫,抖著唇瓣的她忽然抬手掩唇,然後無聲地流淚,「......嗚......」她在做夢嗎!?他說他也......喜歡她!?天啊!如果這是夢,請讓她一輩子都不要醒來吧......

她不禁喜悅地掩面小聲啜泣起來。

「別哭,我只要妳相信我,不論未來的我做了些什麼,我都還是喜歡著妳的,不會改變......」錦王不住地拍背安撫她,眉小鈴乾脆窩回他的懷裡痛哭。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