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了幾日,天候不甚穩定,是屬於春夏交接的季節,有時候是高溫炎熱的晴空朗日,有時候則是陰雨連綿的雨天,弄得周遭又溼又悶的,吃不消這種轉變得奇快的天氣的燄無雙只好天天在窗邊皺眉。

一連好多日未曾見到她揚唇笑上一笑。

這種變幻莫測的氣候讓她隱約地想起某個人,而這個人便是已經困擾她多日的龍擎。

白日的龍擎溫雅謙謙(?),待她介於妹子與情人間的好;但是夜晚的龍擎既狂妄又霸道,老是喜歡擁著她一起入眠的溫柔中摻了點佔有欲,令她想要說出拒絕的話都很難。

因此,她便在這兩種截然不同的個性的男人裡頭淪陷與徘徊著,懊喪地怨起自己的三心二意,只因她從來不會這麼猶豫不決的,而龍擎他一個人便可以讓她心情輾轉到無所適從。

唉......

雖然說這兩個人追根究柢起來是同一個人。

覷著窗外正飄著細細的雨絲,燄無雙啟唇輕輕歎息了。

煩悶地攏攏自己垂在頰畔的柔軟髮絲,燄無雙此時已然傷透了腦筋,腦海呈現出一片空白的狀態,只好無語地緊緊抿著唇:「......」

直到門外踩進了一道頎長的身影,她撇眸望向來人,終究終止了腦中的思考,悶悶地啟口:「你來啦?今天好早喔!」

龍夜驍笑望著她,原本的冷冽氣息全數盡斂起,踱至榻邊正托起腮來、一副興趣缺缺的她,問:「怎麼了,妳看起來好像沒什麼精神!?」

「外頭正下著雨嘛!」燄無雙噘起小嘴努向窗外似乎愈下愈的鵝毛雨,心情不佳地嚷嚷,歎道:「每日坐在這裡都快要悶死了。」

龍夜驍笑了一笑:「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妳討厭跟我在一起。」

「是討厭啊!」燄無雙瞥了眼龍夜驍,而後小聲地喃喃著;但是很不幸的,她的輕喃聲被聽見了,龍夜驍於是冷下臉色。

「看來真的是這樣......」

「啊......」發覺龍夜驍臭著臉的時候,她也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於是趕忙用兩手掩起小嘴來,試圖在暴怒狂獅出現之解釋過關,「那個......我是說我不喜歡兩個人悶在一起啦!互相看對方臭臉又沒有比較開心......」

龍夜驍瞄了瞄她急著想要澄清的樣子,抿嘴;燄無雙以為他還在生氣,因此只好硬著頭皮伸出雙臂學起以前燄無塵同她耍賴的樣子,擁著他開始撒嬌,「對不起嘛!算我失言好不好?不過我剛剛說的都是實話喔!」

她實在很怕萬一他抓狂起來又賞她個一掌怎麼辦。

「別生氣了,好不好!?」她都這麼小心賠禮了,他卻不理她!?真是好樣的龍夜驍......

龍夜驍瞅著她不語了好半天,半晌才開口:「為什麼妳還要一直待在這裡!?如果妳討厭我的話。」

他的目光頓時看起來好清亮,有如兩湖清潭,但是匆匆掠過的一絲情緒卻是告知她,他的受傷,而這種情緒好令她心疼。

唉,她果然陷下去了嗎......?

燄無雙默然地瞅著他底湧上的一抹孤寂,忽然不忍地靠進他懷裡,無法在他面前說謊的她在龍夜驍未反應過來之前輕聲低語道:「......因為我很喜歡很喜歡龍擎。」

龍夜驍沉下了臉色,沒想到還有下文。

「......但是也喜歡那個彆扭的龍夜──」歎息過後,她到口的『驍』字瞬間被他壓上來的火熱唇瓣給逼回了口裡。

沉寂。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