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連日來的熱鬧喜氣卻教眉小鈴變得愈來愈沉默了。

她的食量變小了、也不再笑了,只是一直坐在床邊沉思著,除了三餐之外,便不再接觸任何人、任何事。

秋楓看著、看著,忍不住為她擔心起來,甚至去想辦法找上了此時正忙得沒有時間的自家主子喃喃抱怨,順便提及了眉小鈴的狀況。

「王爺,您這樣瞞著小鈴實在是太過份了......」為鬱鬱寡歡的眉小鈴說話的秋楓認真地擰起了細眉,仰著首瞅著就站在她對面的錦王,耐不住地輕聲說道;但是,沒想錦王卻從身上的一襲大紅喜袍上抬起頭來,冷淡地扯扯唇角。

「怎麼?現在輪到妳來責罵本王了嗎!?」訕訕地拂開了正替他試衣的女侍的纖手、揚聲斥退了身畔的幾個女侍之後,錦王面無表情回眸瞅著秋楓,這幾日未見到眉小鈴的火氣忍不住暗自升起,語氣聽來也不甚好。

「王爺!」秋楓皺眉,「奴婢......」

錦王露出一臉煩躁地抬手於秋楓的面前揮了揮,阻止她繼續說下去,「別說了。」

秋楓無奈地閉上了嘴,默然不語地望著自家主子扯去了身上的紅衣,將它揣在手裡、跟著扔向一旁的椅背上頭,接著在一張椅子上頭落坐,神色不悅。

由此看來,錦王的心情目前似乎不是很好......。

拋了枚詢問的眸光給秋楓,錦王只問了他最在意的問題,「......她呢!?」最近很少見她了,不知她現在的情況是如何......

秋楓不笑了,對於主子朝她丟來的問句,她只是一派地撇唇淡問道:「不知王爺說的是誰!?」

「......」錦王忍不住瞪眼,這個秋楓......真是明知故問!

秋楓滿臉的無辜與冤枉,畢竟錦王並沒有指名道姓的,誰曉得王爺他究竟是在指誰呢!
其實她是故意要來氣一氣王爺的。

「......」錦王再度無言了,瞥了秋楓那毫不鬆口的淡漠神情一眼,哎,這個秋楓是不是染上了他老是喜歡顧左右而言它的惡習了!?不然他怎麼有種在瞬間看到自己分身的錯覺!?

就連她身上的那股傲氣也與他有多分的相似......

有點頭痛地撫額,錦王不禁小聲地喃著:「算了、算了!」放下手,而後瞄向一旁的秋楓,眼神透出一抹無奈:「妳應該知道本王為什麼這麼做的原因......」

「但是您這樣......太過份了。」秋楓不平地咬唇,面色帶著一絲憂心,「王爺,您可知道小鈴她有多傷心難過!?她是真心地喜歡您啊!」

「本王......」錦王頓了頓,神情複雜地一個撇首,赧顏:「本王都明白,只是......這是聖命,本王也只能照做......何況,這是為了她的安全設想,如果她知道了這件事情,以她與右相之女的交情來看,不知道她又會做出什麼危險的事來了!」

聞言的秋楓輕輕蹙起眉。

「妳有時間就盯著她吧!最好不要讓她離府一步。」錦王回眸來的時候,臉色又變回以前的冷淡。

雖然如此,但是秋楓還是為小鈴感到難過,如果她知道了實情的話或許會好過點,但是王爺偏偏對她們下了封口令......

「......是。」秋楓歎了一口氣,這是主子的命令,她也只好按令照做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