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

眉小鈴似乎在刻意地躲避著錦王那般,老是縮在自己的房裡足不出戶,在以往的平常日子時候,她都會找時間與秋楓姐與其他三位姐姐們學點新東西的,但是自從那夜之後,她便不再積極了。

當然,就連平時會替錦王沖好的茶水也擱著不再做了,早上的時候,秋楓還來找過她,問她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但沒去冬雪那裡報到,還連早上該給錦王沖的茶水也都不見半個杯影。

可是她卻連解釋都不願,僅是無力地搖著頭;秋楓見她如此,察覺她或許有什麼事擱在心上,在不想強行逼問她之下,她也只是說了幾句話之後便憂心忡忡地退出了她的房間。

『小鈴,大家都很擔心妳,特別是王爺......』秋楓蹙眉,『妳是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眉小鈴什麼都不願透露地搖搖頭。

『小鈴......』秋楓忍不住地緩慢皺眉,接著由唇瓣邊逸出一聲歎息。

『......』她依舊是那般的沉默,連個單音都不吭一聲。

秋楓沒轍地搖首,然後望了魂遊的她一眼,最後轉身離開,『唉......』算了。

就這樣,時間過得飛快。

直到午後,涼風颯颯送爽,這個時候的眉小鈴還是待在自己的房間,無語地垂著螓首、坐在床邊,默然地忍著心痛,她還是沒有改變她的決定。

她決心成全芸芸的心願。

另一方面──

午後的某一刻,管家從王府的大門外領進了一名由皇宮派遣來的使者,他帶了一封密件要給錦王殿下,於是在經過通報之後,讓王府管家引著他接受了錦王的召見。

正為了眉小鈴失常的事情正在心煩的錦王一時想推都推不掉,於是只好命令管家即刻把人給帶進門來了,因為他也不知道這會兒皇宮又是發生了什麼要事,竟會派來了一名密使到離宮最近的錦王府前來找他,想必這件事應該是什麼重要的大事才是。

思索完畢的錦王緩慢地歎了口氣,煩悶地用手捏緊了眉心,抬眸之後便望著管家正與使者一同踏進了廳門裡,於是他緩緩抬起手來示意密使坐下交談,同時也遣退了管家,開口:「宮裡出了什麼事?」

「稟王爺,微臣帶來的是皇上的口喻......」

「什麼?」錦王皺眉。

「“那個人”逃獄了。」

「什麼!?」錦王瞠眸,一時間無法意會密使口中所指的那個人是誰,於是再度發出疑問。

「就是那名由您親自捉回來的那個要犯。」

「......」錦王神情肅凝地攢眉。

「所以,皇上在第一時間派遣微臣來召您入宮密商。」

「......本王知道了。」語畢,錦王與密使即刻立起身來。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