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王正坐在廳上品茶,但是神情轉為深思。

今日一早他奉召進了皇宮,本來以為繼上次他獨自去見皇兄之後應該是沒有什麼機會再進皇宮了,但是他昨日收了到了訊息,說是皇兄約他在隔日一起賞花......。

其實他的府邸裡就有許多由美婢之一的冬雪所親手培植、不輸給皇宮內苑裡的那些奇花異卉,但是皇兄那堅持親自下旨要他儘速奉召的原因,讓他原本想要拒絕謹見都拒絕不了,也因此,他只好在今日一早帶著幾個人前往皇宮。

不過,也不知道皇兄究竟在搞什麼鬼的,宣他面召、一起賞花的皇帝並沒有出現在御園,據隨侍的公公是說皇帝過於忙碌而無法到場;結果,倒是他也邀請的右相之女馬芸芸按時到了,最後,他們就這麼一個多話、一個無言地與對方對看了許久......

他就是無言的那一個。

只因被皇兄這麼戲耍了一頓、還浪費了他最珍貴的時間,心情跟臉色當然不太好看;如果不是皇兄根本沒到場,不然他一定會在他出現的同時間同他操起干戈來算帳!

這擺明就是在“設計”他!

還記得他到了困龍坡救了馬芸芸時候,那時他就已經知道這馬芸芸那始終黏在他身上的眼神代表著什麼了!
或許是因為如此,這件事情透過了右相而被皇兄察覺,這才下旨召他前來,好設計成他們兩人的私下會面。

......有人想當月老指姻緣想瘋了。

錦王忍不住頭痛地皺起眉,抬手撫額。

但是,他根本不想成全皇兄的心意,所以,他在御園裡只坐了沒多久之後便逃開了,只不過那馬芸芸纏人得很,說什麼都不放他離開,就算他擺出一張臭臉和冷硬的脾氣都拿她沒轍,她的堅持不禁讓他瞬間想起了府邸的眉小鈴,心思一頓之後,便堅持要離去。

結果,馬芸芸當然是十分熱情地挽留他,讓他感覺自己快要消受不了,於是便隨口答應了她可以找個時間到他的府邸裡來作客,馬芸芸這才直呼可惜地目送他匆促離去的背影,然後不悅地噘嘴。

天知道他才剛從八爪章魚的手裡辛苦地逃了出來,心情當然不太好。

錦王臭著俊臉,思考完畢的這個時候發現了門外踱近一道纖細的身影,來人是眉小鈴,她一手端著一個裝著點心的小盤子、一邊謹慎地抬腳跨進門裡,抬眸見他堂堂坐在廳上,便微赧然地低著頭,緩慢地走上前。

「喂,這是剛出爐的點心,要用點嗎?」眉小鈴怯怯地靠近錦王,看著他因為她的疑問而將眸光挪了過來,好像十分好奇。

「哦?那是什麼?」很順手地將她扯來坐在他身畔,他抬眉,問。

她將小盤遞過,微笑道:「這是廚房裡剛做好的桂花糕......」

盯著盤子裡裝盛的白色糕點的錦王狐疑地把目光招呼到她身上,然後輕輕撇唇、無聲笑了:「這是失敗品?」

眉小鈴聽他這麼取笑,忙不迭地努嘴,不快道:「幹嘛這麼損人!?」瞥瞪了錦王扯唇嘲笑的神情一眼,「早知道就不要拿來給你吃了......」

錦王唇畔漾著淺笑,禁不住伸手戳了眉小鈴的額一記:「開玩笑的,抱歉......」

眉小鈴哼了聲,「吃不吃?」

錦王不語地伸手拿過盤中的一塊糕點,然後張口咬下,瞬間,舌尖感受到的一抹酸甜不禁讓他的雙眸跟著一瞠,然後將目光疑惑地瞥向身邊的眉小鈴,「......真特殊的味道,這不是普通的桂花糕吧?妳還加了什麼?」

眉小鈴開心地點點頭,因為有人吃出了她的新意而開懷:「是啊!我摻了碎梅......」

咀嚼在他口中融合的細密口感,錦王脫口讚道:「這真是特別的吃法......」

眉小鈴笑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