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右相府邸乘著大紅花轎、伴著由錦王派來的女侍春香一起上路的馬芸芸一臉緊張。

「春香,妳說錦王殿下他會不會順利抓到人啊!?」坐在轎裡、兩手揪著自己喜衣的衣角的馬芸芸有點擔心,心跳在她的胸口裡頭蹦得奇快,似乎有什麼不好的預感般的躍動著,因此,她伸手撩開了窗子與外頭隔上的那層淺紗,然後小聲地與沿路伴著她的春香交談。

春香聞言忍不住笑了笑,這還是有人第一次懷疑王爺的能力呢!

「小姐......不,王妃,奴婢很相信王爺的能力,他絕對會抓到那個人的,請您放心!」春香轉著那對靈活的眼眸,輕聲道。

聞言之後,馬芸芸霍地揚起唇角、『噗』地一聲笑開了,「也是呢!因為有關錦王殿下的那些傳說啊......早就已經傳遍了全京城了,而他的那些傳言這京裡的每一個人都知道!」

聽著馬芸芸的敘述,春香只是搭著一抹淺笑,沒有回答。

「只是,春香......」忽地,馬芸芸皺了下眉頭,「我有一個疑問......」

「王妃?」春香好奇地歪首,好像不太懂馬芸芸眼下要跟她問些什麼。

馬芸芸頓了頓,而後感到有點難過地垂下螓首,讓紅帕遮住了她的臉,語調聽來有些可憐兮兮地問:「我......很討人厭嗎!?」

「王妃?」春香仍舊不明白為什麼馬芸芸會如此問,因此,回應她的還是一句的問號。

咬緊下唇,馬芸芸一時間紅了眼眶,因為她忽然想起了那一日,當錦王奉召進宮與聖上和她密謀大事的時候,他們於離開皇宮之前,她以呼喚聲讓錦王暫時停住了回府步伐,然後問出她最想向他問的一個問題。

「請留步,錦王殿下......」

「有事嗎?馬小姐?」錦王回眸,面對她的那張俊臉卻是顯得冷淡而疏離,教她忍不住將心一抖,希冀能夠去掉她身上的那抹因錦王而起的寒氣,只是在他那雙冷漠的雙瞳面前,似乎有點徒勞無功。

馬芸芸此刻感到一抹失望侵入了她的心湖,因為看著錦王對她有些無動於衷的模樣,她就已經知道了她最想同他問的那個問題的答案了。

只是,雖然她已然隱約知道了錦王即將給她的那個答案,但是她還是很難去克制自己把這個已擱在心口很久了的問題跟錦王問出口來的這個衝動。

「奴家想要問一問錦王殿下......」怯生生地頷首,馬芸芸暗中深吸了一口氣,頓了片刻有的時候才緩慢抬起頭來,然而對著錦王小聲地開口:「不知道殿下您......」

「有話就問。」錦王不耐地擱下一句話,因為此刻他歸心似箭,他忽然好想回府去看看她的情況......

馬芸芸似乎被他的冷言銳語給嚇著了,抖了抖肩,有些愕然地抬頭望住錦王的面無表情,鼓足了勇氣,細聲:「如果......如果這樁婚事不是假的的話......」

錦王不悅地攏眉,他還以為馬芸芸叫住他會是什麼重要事,看來是他想錯了。

「......妳放心,這樁婚事永遠不為成真。」錦王答。

瞬間一陣愕然的馬芸芸瞪大了雙眼,「殿......殿下......」表情略帶著一抹驚駭與傷心的馬芸芸頓時教錦王打住了下頭未竟的話,改用雙眼炯然地瞪住她、歎了一口氣。

......女人真是麻煩死了!

「本王......本王已經有了要走一輩子的那個人。」

「......」馬芸芸訝愕,「您......」

錦王瞪了她一眼,不耐地望著馬芸芸欲開口繼續往下問的樣子,於是他自己便很乾脆地招供了:「她就是妳的朋友。」

「......小鈴?」

「......」錦王沒有回答,算是默認了,只淡淡瞥了她一眼之後就轉身飄然離去,留下了自此失戀的馬芸芸在原地哀悼她已碎了滿地的芳心。

自回想裡回神來,春香已經回答了她的疑問。

「不,王妃,其實您不討人厭。因為春香很喜歡您,不管您是不是真正的王妃,春香都喜歡......」

馬芸芸訝然地伸手撥開了頭巾,瞥了眼正回頭對著她綻出微笑的春香,久久無法回神......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