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

錦王在廳上的躺椅上頭十分悠哉地躺臥著,一邊啜飲著小鈴給他沖好的茶水,一邊沉浸在茶香與那裊裊上升的白煙裡頭,直到王府的管家從大門邊踏著緊急的步伐進門之後,便打亂了他此刻悠閒的心情,讓他頓時不快地皺緊了眉,將眸光掠到門邊。

「王爺!」

「什麼事非得要現在說?」錦王的不悅感染了管家,管家立即知道了主子目前的心情又是在不甚好的狀況上頭,於是把話說得更加小心翼翼了,深怕他家主子一個不開心就拿自己開刀。

雖然王爺在外的風評不差,但是有時候王爺他也會有自己的脾氣,偶爾也會一骨碌地冒出屬於皇族的那種驕矜傲氣,然後全身閃爍到讓他們所有的人都給嚇得一愣一愣的。

跟著問句,錦王的銳利眼神馬上飄來,管家馬上抓回了在外遊盪的心思。

「呃......稟王爺,門房......門房說是門外有人求見。」

錦王飄忽的眼神一閃,冷冷抿唇,問:「誰?」

「據那位小姐帶來的下人透露,說是右相的千金......」

「馬芸芸!?」錦王忍不住皺起眉來,沒想到她來得還真快啊!

「是。」管家彎腰。

「讓她進來,順便叫秋楓沏壺茶、上點心招待貴客。」

「是。」管家按著吩咐退了下去。

錦王蹙起了眉尖,仰首喝光了手裡的茶水,不久之後,只見管家領著剛進門的馬芸芸踏入廳門裡頭。

「日安,錦王殿下!」

馬芸芸一進門裡便見錦王已經端坐在廳上等待她的到來,驀然由唇畔逸出一抹笑花,踩著沉重的步伐往他的方向踱來,那過於沉重的步子踏得地板差些給她走出凹洞來了。

有點頭痛地撫著額,錦王裝作沒有發覺地輕聲招呼,道:「客氣了。馬小姐,請坐。」

「謝謝。」馬芸芸笑嘻嘻地找了一個離錦王最近的位置坐了下來,「不知奴家此時來拜訪是否給殿下添了麻煩呢?」頗知禮的馬芸芸問著,笑容不減;錦王見她如此客氣,也就不好說出實話。

「沒那回事,本王答應過馬小姐的承諾一定兌現。」

「那實在是太好了!」馬芸芸以手上的繡帕掩著笑,道。

「......」妳好本王不好啊......

錦王無言地瞄著她,垂下長長的眼睫稍微遮擋一下馬芸芸那朝他拋來的道道閃亮無比的愛慕眸光,有點吃不消地扯唇敷衍。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