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2979425813.jpg 

《陰陽師》短篇 / 【妖刀】31

進了宮,晴明被博雅領著,跟著他一起進入了不時有侍衛們把守巡視的清涼殿內。

此時,跟晴明一前一後地坐在一方簾前的博雅,朝著面前那抹隱在簾後的男子,伏低了身軀,「皇上,臣已經按令帶著陰陽寮的陰陽師-安倍晴明前來覲見。」

「辛苦你了,博雅三位。朕有話想先問一問安倍......」

博雅於是聽話地退至一邊,抽空瞥了眼神態從容的好友:「是。」

「安倍。」

聽見簾後傳來一陣呼喚聲的晴明立即挪身上前,一邊垂眼回應:「是。」

「那把唐刀......你可有帶在身邊!?」

「是的,它現在就擱在臣的懷裡。」垂著螓首,晴明不溫不火地回答著。

「那麼,你已經降伏了它嗎!?」

「不。是它降伏了臣。」晴明的速答教在場的人不由得發出一串冷聲的抽氣,驚愕地望著垂首的陰陽師,就連原本還在暗自祈禱這回的召見能夠平安結束的博雅,也都不意外地馬上將視線挪向他。

端著面容,稍微定了定神的天皇不悅地垂下唇角,鷹隼似的雙眼恍如在此刻透向簾外、射至陰陽師的身上,語氣顯得十分嚴冷冰寒:「你這是在說笑嗎!?安倍......」

「臣絕無半分說笑的意思。」晴明再答,話裡的鎮定不由得惹起簾後之人的一股慍怒之火襲身。

忍著氣,天皇再度開口:「......那你可還記得當初博雅三位同朕承諾過的話!?」

晴明微訝地撇著眼望著坐在一旁擔憂的博雅:「臣......」他只讓博雅回去跟『那個男人』說延遲個幾天而已,難不成博雅他──

「博雅三位曾經向朕保證過,他願意用性命擔保你絕對能夠制伏那把刀,但是結果卻顯然不是如此。」

陰陽師蹙著眉頭,瞥著博雅那張焦急的表情,抿唇。

這個博雅呀......

微歎著氣,晴明閉了閉眼,說:「請容臣下解釋......」

「說!」

「這把唐刀乃是天地間少有的寶器,因此,普通人之於它,自然是無可比擬的。」語畢,他用眼角餘光瞄見簾後的人有一下子的交頭接耳,沒多久,就聽到簾後又傳來聲音。

「的確如此。」

「因此,臣之所以被降也是應當的。」

簾後的男子繼續點頭,「那麼,你的意思是你無法制伏它了!?」

「是的。」

「那麼按照約定,你跟博雅三位就必須為此負責!」天皇沉著聲,話中的責難與陰鷙,讓博雅忍不住心驚肉跳,不好的預感瞬間成真:「來人,將安倍晴明從陰陽寮除名,接著下獄──」

這時候,耐不住性子的博雅馬上就跳出來了,他額頭磕地地請求道:「皇上,請等等!這件事都該責怪我......」

「博雅大人......」晴明冷不防地抬頭想要阻止,卻被博雅攔在身後,讓他忍不住一陣憂心地蹙眉。

「晴明,你不要管。」焦慮地回眸一瞥之後,博雅急急地續道:「皇上,那把唐刀根本就是神物,所以也才只有您才能夠降伏它──晴明是無辜的!」眼見晴明即將被來人押解出去,博雅不得不說出這樣推卸的話,不過,他的話也成功地讓天皇制止了來人的動作。

「等等。把話說清楚,博雅三位!」

「您如果不信,請您讓晴明將那把唐刀的神靈請出來......」

天皇皺了皺眉,「博雅三位,在殿上豈可胡言亂語!?」

「皇上,博雅說的都是實話。」

「博雅大人......」

博雅立即制止身後的陰陽師出聲:「您暫且別說話了,晴明大人。就讓我把實話通通說出來吧!」

陰陽師於是沉默了。此刻低著首的他,立即在唇角邊悄然地揚起一抹淡笑。

這博雅啊......為了保他,他可以說是豁出去了呢!平時看似膽小的他,竟然會因為他的關係,而在殿上公然頂撞『那個男人』,自己還真是拿他沒辦法呢......

天皇的疑問聲音頓時破空沉穩地傳來,打破了他的沉思:「抬起頭來,安倍。」

當陰陽師緩慢地抬起眼,就見簾後的那張看不清的模糊面孔繼續對他發出疑問:「博雅三位說的都是實話嗎?」

剎那間,撇頭望著為他感到心焦的博雅,晴明當下無奈地扯扯唇。

唉......自己真拿博雅沒半點法子呢!

「是的......」

***

幕後碎碎唸:

博雅:終於換我表現表現了~~(哭)  晴明不要怕~~我來了!(握拳)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