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2979425813.jpg 

《陰陽師》短篇 / 【妖刀】30

在緩慢前進、空間狹小的牛車裡頭,晴明與博雅併坐在一起;晴明一身墨黑衣袍,襯得他那張原本就秀麗端整的面孔在此時看來更加的白皙可人。

只見他用兩手將那把唐刀固定在自己懷裡,小心翼翼地保護著,眉頭緊鎖的抿唇模樣教身邊的博雅發覺了,在沉默了一陣子之後,終於對著晴明開口。

「晴明啊......」

聞聲的晴明緩慢地抬起頭來看向他,發現他一臉憂慮,立即覺得好笑地歪首。

「怎麼了,博雅?看你臉色凝重的......」

盯著略略揚起唇來的晴明,博雅在此刻突然鬆了一口氣:「呼......晴明你終於笑了。」

「嗯?」不解的陰陽師笑看著他,「這跟我笑不笑有關係嗎?」

「那是因為你一上車就是一副沉默的樣子嘛!」博雅不好意思地說,喃喃:「害我以為你......」

「嗯?」

「以為你......」

「什麼?」

博雅掩面:「......不願跟我同車。」

晴明笑了,而且是哈哈大笑;博雅聽見了,雖然為此感到有些氣憤,但是仍然沒敢將手放下,只用一雙圓睜的眼睛瞪著他瞧。

「你還笑啊!?」

晴明撇頭,依然不住地抖肩,將話裡的笑意隱忍住:「抱歉抱歉。誰讓你竟然說出這樣有趣的話!」

「這也沒辦法啊!」博雅嘟嚷著,忿忿地瞥了眼身邊的晴明將那雙總是看透一切的美麗眼眸給笑得有如彎月,耳根赧紅地說:「誰讓我遇上了晴明的事情就變得很謹慎呢......」

晴明將面上的笑容微微斂起,垂睫:「博雅真是個好人呢......」

「這是什麼話呢晴明!」博雅偏頭嚷著,望住晴明那張沉靜的笑顏,胸口忽然間激起一陣波濤,洶湧但不裂岸石,「你可是我的好友,會特別在意你也是很理所當然的!」

晴明但笑不語。

見著陰陽師垂著頭,直瞅著懷裡的唐刀不放,博雅因此微露憂心地低聲問著:「你該不會是在擔心等會兒要面見皇上的事情吧!?」

「不是的,博雅。其實我是在想等會兒要怎麼跟『那個男人』提出要將這把刀送回唐國的這個提議而已......」

登時,博雅被這句話給嚇得大驚失色:「什麼!?你打算勸皇上將刀送回唐國!?」

晴明肯定似地輕輕頷首:「沒錯,而且這也是它本身的意思。」

聞言,博雅忍不住開始冒起一身冷汗:「不可能的,晴明。皇上不會答應的,你不是不知道這把刀對皇上來說有多重要......」

晴明滿臉淡定地對著博雅笑了笑,「你別擔心,我自然有法子。」

「晴明!」見晴明沒有改變主意的跡象,博雅心下一急,連忙伸手握住晴明的纖手,那副焦急的模樣讓晴明失笑:「你、你可別亂來啊......」

「我保證不會胡來的,博雅。」

「你每次都用這種話來敷衍我,最後還不是自己又去亂來......」博雅不悅地咕噥起來,瞥著身旁的晴明笑得有如花火般的燦爛,心頭不禁一緊。

「你可真是了解我呢,博雅。」

「我只是希望你別又讓我擔心。」博雅瞪他,卻見晴明仍然笑著沒有回應,最後沒轍了:「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你一定要告訴我,晴明。」

「我知道了。」晴明微微一笑,隨即轉了話鋒:「那麼......博雅是否可以鬆手了?你的手勁好大,捏得會疼......」忙不迭地抬起右手。

博雅見狀一驚,連忙鬆手:「對、對不起......」

晴明瞥他在尷尬地放手之後,忍不住又臉紅的樣子失笑;而他懷中的唐刀似不願看見他們那笑談春風的模樣,一路沉寂到底,連句話都不願意跟晴明開口。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