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意地用完了晚膳的錦王馬上喚過下人來撤膳之後,便這麼走出了自己的房間,腳步踏過幾個迴廊之後,經過了後園,接著來到了一間客房的房門前頭,此時卻頓住了往前的腳步,一個人就站在門板前頭發愣。

......他幹嘛要按著秋楓的話前來探看那個笨女人情況啊!?她又不是他的誰......

覺得有點無趣地撇撇唇角,錦王睜眼瞪著那扇被人闔上的門板,忽然感到一陣茫然,待深吸了一口氣之後吐出的剎那間,他無聊地搔搔髮,「算了,來了都來了,還是進去吧!」不然等會兒被秋楓問起,他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呢!

緩緩伸手推開門板,錦王扯扯唇角,他可是第一次紆尊降貴地去關心一個平民哎,若是那笨女人的態度有個一絲不敬,他絕對馬上回頭......!

如此盤算著的錦王兩腳踏入了房內,繞過桌邊地走到床沿去,只見桌案上擱著一個似乎是曾經裝過食物與藥汁的小碗與小盤子,訝異地皺了皺眉之後,這才踱近床邊,低首一瞧,眉小鈴那笨女人正躺在床上睡得香甜可人。

......

她這種樣子竟然也算是個病人嗎!?

錦王有點冒汗地瞪住正在昏睡著的眉小鈴,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見的女人在前一刻還是全身傷痕累累的,現在卻大剌剌地躺在床上睡大覺;因為,一般來說,病人不是都該半掛在床上、然後再配上無助的呻吟的嗎!?怎麼眉小鈴這笨女人就硬是跟別人不一樣啊!?

有點失笑的錦王頓時沒力地坐在床邊,聽著眉小鈴的唇邊偶爾不受大腦控制地竄出些許呻吟聲,愈看就愈覺得自己還真是救錯人了。

這眉小鈴......果真受到楣神的青睞,除了倒楣透頂之外,其他的並不會有太大的問題產生;例如她的傷口幾乎全是不礙事的小傷口,而且她歷劫之後卻還是能吃能睡的。

望著眉小鈴正安憩著的模樣不同以往那種在見到他的時候只會叫囂的俏模樣,錦王忽然有點不太習慣;因為在他的記憶裡頭,她總是活潑有力的,儘管她身上帶著楣運、老是接二連三地倒楣,但是他卻沒有見過她出口抱怨一句。

也或許,她根本不會向他示弱地說著那些話吧!

錦王哂笑著,有時候他真的會覺得她就像枯萎的牆邊小草一樣,只需一點從天而降的甘露就可以再繼續活下去的感覺,雖然沒有美麗而吸引人的花瓣,但是她擁有的是更堅軔的腰桿與意志力。

錦王忍不住托腮淺笑,視線在眉小鈴的小臉上停佇、伸手捲起她散在頰畔的一綹烏黑髮絲把玩在手指間上,他抿著薄唇,一派悠然地望著她頰上因為補充活力過了的一抹淺紅,瞬間失神。

像她這樣......不怕每次的失敗與困境,堅持著一定要活下去的理由究竟是為了什麼呢!?他是否也在那些原因裡頭!?

......

沉默著,錦王啞然失笑,忍不住為這個在這一瞬間產生的疑問而伸手撫額。

......他的腦袋是壞了嗎!?

不然,為什麼他會希望自己能夠成為眉小鈴繼續活下去的那個重要原因呢!?
他已經搞不懂自己究竟在胡亂想些什麼了......

待笑意緩慢斂起,他睜眼、抬眸之際,於是怔然地望著眉小鈴那張依舊睡得如此香沉的小臉,忽然無言地起身瞅著她,一個彎腰傾身之後卻發覺在他伸手撫上眉小鈴額上那因掙扎而撞傷的腫了一個包的傷口前,他已經下意識地伸出大掌來輕輕撫著眉小鈴額上那已上藥過的傷痕了。

錦王一個瞠眸,在回神之際快速地縮回了自己的手,俊臉上的複雜表情說明了他此時的不解與茫然。

他是怎麼了!?為何對她......

當錦王自愕然中回神,下一秒正想抽身離開的時候,沒想到他的鼻端隱約竄過一縷屬於男人的味道,忍不住皺眉地往下一望,就見眉小鈴微張著那張小嘴酣睡的樣子;當下的錦王的眉頭一個緊鎖,憶起了在他趕到困龍寨的時候,這個笨女人還被壓在那匪頭子的身下輕薄......

所以說......那是別人的氣味。

......

錦王那雙美麗的鳳眸因此黯了黯,臉色有點黑地抿起唇來;緊接著,在他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之前,他已經伸出手捏住了眉小鈴的下頷,將自己的唇印上她的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