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多久之後,秋楓送來了幾瓶的傷藥,錦王在外頭接過之後,順手遣回了秋楓,然後便又回到屋子裡頭;由於守候著病人實在是有點無聊,因此,他便在床邊的案桌上托腮、暫時閉眼小憩。

也不知過了多久之後,夜深。

床上的眉小鈴在怎麼睡都會感到有點痠疼的狀態下,忽然緩慢地眨起長長的眼睫、接著便睜開了雙眸,醒了過來;神色還有些茫然地望著床頂,她忽然不知道自己身處何處。

於是,試著動了動雙手,確定沒事之後便緩慢地支起腰來,只是在這瞬間那麼一扭──哇!那腰間的痠痛疼得她差點掉淚、哭出來。

好......痛!真是痛死人了......

也不知道她剛才究竟是幹什麼去了,還弄到這種狼狽的樣子......

她咬著唇,一邊喃喃地紅著眼兒,一邊還探頭四處望著,隱約發覺了這房間給她的感覺好熟悉,而且愈看愈眼熟的她,只好努力地睜大了她的雙眼瞧了一瞧......

啊,對了!這裡是錦王府嘛!

眉小鈴訝異地張著嘴,這才隱隱想起來她前不久還被挾持在困龍坡上,然後當她的貞操有危險的時候還冒出了不知道為什麼會來到困龍坡的錦王,她一度還以為他跟蹤她咧......

只是她壓根兒沒想到人家是來救那宰相千金馬芸芸的啊!害她自作多情地以為他是特地來救她的呢!

她微微噘起紅潤的小嘴,真是想到這裡就有滿腹的悶氣沒處發洩。

當眉小鈴小心翼翼地跨步下床,那腰間的痠痛仍舊啃噬著她面上的愉快表情,而且還吃得一乾二淨,讓她忍不住替換上了一張臭臉;待她踱下床之後,第一眼見到的便是閉眼睡著在桌邊的錦王。

瞧他那張有點疲憊的俊顏,眉小鈴忽然間心軟。

柔和了一雙原來裝滿了怨的眸子,眉小鈴輕輕歎了口氣;她現在會在這裡也是錦王帶她回來的,就算他不是特地去困龍坡救她也沒有關係,反正她眉小鈴......是個人人都害怕的楣女,平時根本沒人敢靠近她半步。

但是他例外。

望著錦王那似乎睡不安穩的俊顏,眉小鈴原本黯著的臉龐又恢復了點生機,就這麼定定望著錦王,然後沉默。

是他沒計較她身上的楣運,還不把她的倒楣放在眼底,硬是跟她扯上關係,然後現在還收容了她,讓她明白還是有人不視她為怪物的......

盯著那張近在咫尺的俊美臉蛋,她有好半天的失神狀態,只能無意識地盯著錦王好看的臉龐無語,那長長捲翹的眼睫、挺直的鼻、薄薄的唇......組合起來是一張極為俊俏的五官,只是那張嘴老是得理不饒人地損著她、跩得很令人髮指,偶爾讓她氣急攻心,還讓她氣到巴不得伸手賞他幾巴掌來的。

......雖然如此,但她衷心覺得錦王實際上算是個好人。

「......只要嘴不要那麼像刀子就好了......」

啟口輕喃著的眉小鈴在回過神來的時候正巧看見錦王抖了抖肩,感覺好像是發冷的樣子,於是她想了想,又回到床邊揪起薄被往他的身上輕盈一覆,然後纖手正要離開被褥的時候卻突然地被睜眼的錦王一扯,結果就這麼順勢跌入他懷裡的她,頓時與他面對面、眼對眼。

兩相無言。

「呃......」瞪大了雙眸的眉小鈴瞬間聽見自己的心跳急促地躍動,一邊訝然地盯著離她近到無法再近的錦王對著她輕輕扯唇微笑,然後恍神地聽著自那好看的薄唇裡頭逸出一句聽了會讓人全身皆酥軟的低沉聲音。

「......醒了?」

眉小鈴瞬間漲紅了臉,無措地支吾道:「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