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著下人準備的快馬直奔皇宮的校場的錦王與應龍飛在點閱完由皇帝親自下令發派下來的幾隊人馬,兩人便穿上護身的盔甲,領著軍隊就出了皇城、直奔城西的困龍坡。

另一方面,困龍坡上的山寨裡頭,於今日的傍晚時分是寨主娶親的好時辰,所以這一天,寨裡的盜匪們全都沒出山寨一步,只派了幾個寨裡的人下坡去城裡購買一堆成親用的必須品,山寨今日休工一天、不打劫。

就在寨裡忙上忙下的時候,眉小鈴被兩個牢頭拉出了牢門,雖然馬芸芸也跟她一起被放了出門,但是她們卻馬上又被關到寨裡的一間大房裡頭,而房裡那已經張貼好的紅色喜字與錦被紅床和桌案上的成對紅燭,直讓眉小鈴在心中大呼慘了,臉色頓時刷白。

反而是馬芸芸的神色比較鎮定,因為她正張大著眼睛瞪著四處的擺設,然後微微地紅了臉,出口就是一句驚呼:「哇!好美麗的大紅色!小鈴,嫁人是每個女子的最大夢想哎!妳今天就要當新娘了!」說著,還咧著嘴笑得很開心。

眉小鈴卻白著一張臉地坐在床沿邊失神著,無心應答地瞟了抱著少女心、正開懷不已的馬芸芸。

是她要嫁給土匪頭哎!又不是妳要嫁,妳當然還可以這麼開心地手舞足蹈啊......

問題是──天啊!她......她馬上就要成為土匪頭的壓寨夫人了......嗚嗚......她怎麼老是倒楣啊!?
就連先被擄來的馬芸芸都要比她幸運得多了,而且還仗著身材的『優勢』,而不必下嫁給土匪頭子!

「小鈴?妳怎麼了?妳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呢......」馬芸芸見她半天都沒有動作,因而關切地湊了過來,「需要我幫妳喊人過來嗎!?」

眉小鈴哀怨地瞄了馬芸芸一眼;廢話!誰會高興自己要嫁給土匪頭的!?沒看到她現在的麻煩大了、就連頭都一個變成兩個大了嗎!?

「沒、沒事......」她想逃啊!

「這樣啊......」馬芸芸溜了溜圓潤的眸子,望了眉小鈴一眼,「我看咱們還是別浪費時間了,妳剛剛也聽見威脅我們的那些話了,要是在那兩個大哥進門之前,妳還沒準備好的話,我們的下場都會很慘的......」

是我會很慘吧!?

眉小鈴欲哭無淚地趴在柔軟的大床上,根本不想穿上嫁衣拜堂。

無奈地拎起桌案上擱著的大紅嫁裳的馬芸芸瞥了眉小鈴一眼,「雖然說......只要是妙齡女子的,都會想嫁給那位赫赫有名的錦王殿下,而不是土匪頭子啦!」

錦王!?

眉小鈴皺著細眉,隨著馬芸芸希冀的語氣中憶起了錦王那張淡然中帶點囂張氣燄的俊臉,那老是因為嘲弄她而揚起的唇角,而且他讓她覺得很是感冒的作風......

她忽然覺得錦王其實可愛多了,起碼他是她唯一熟悉的男人,從來不強娶豪奪;而不是她現在要被逼得不得不嫁給他的土匪頭子那麼的霸道無理,就連一面都沒有見過,便逼迫著要她嫁人......

「這其實都是命......」踱近床邊的馬芸芸輕聲歎了一口氣。

命?

眉小鈴敏感地察覺了這個字眼,瞬間無力地垂下手、軟了身軀;是啊!她之所以活得這麼“用力”,還不都是“命運”害的嗎!?
她都已經認命認了十六年、躲了十六年卻仍舊還是躲不過命運對她的操縱,那麼,眼下再多出幾年又如何呢!?

似乎是不會如何。

有點心灰的眉小鈴讓馬芸芸將嫁衣套上她的纖軀,連一句話都無法反駁開來,只好再度被命運之手操縱,將她搓圓捏扁地玩弄著,而這種不斷地陷在捉弄人的命運裡頭卻無法掙扎的箇中滋味也只有她才能體會。

「......」

「小鈴,妳別板著張臉嘛,新娘就該開開心心的。來,我替妳補點妝吧!」馬芸芸拉著眉小鈴坐到妝檯前方,熱心的忙碌身影在眉小鈴的四周來回穿梭。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