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的石牢裡頭,微弱的火光緩緩搖曳著,將整座杳無人煙的石牢給點綴得有如陰森鬼域般的駭人;不過,這樣子靜謐的時刻並沒有維持多久,便讓石牢前方傳來的一陣叫嚷聲與制止的吼罵聲給打破了。

「放開我──跟你們說過了我身上沒有半點值錢的東西......」石牢門外,眉小鈴正與幾個大漢叫囂著,被人捆成像是肉粽的她只餘那張小嘴還有閒暇且不受制於人,只好在自己不知第幾百次大歎著自己又倒楣了之前,試著跟這群土匪講點道理先。

只是,人家理都不理她,用鑰匙打開了石牢門之後,便將她順手像是拎小雞一樣地拎起她的後衣領,步履沒有半刻遲疑地走下石階,然後打開了一座鐵製牢籠,接著再把她扔進去。

瞬間給這非人待遇給照顧得跌到玉臀吃痛的眉小鈴眼帶忿恨地爬起身,齜牙咧嘴地望著牢門被人關上的沉重碰撞聲響,開始歇斯底里起來了。

「喂──都說了我身上根本沒銀兩,而且我也沒半個親人可以付贖金給你們,你們這些人到底聽不聽得懂啦!?」被綁來且像是被貨物一樣地對待,眉小鈴的氣可說是不打一處來,在來不及奔逃出牢前,只好咬牙地奔向關住她的鐵欄前方、扯開喉嚨大叫著。

「吵死了!」牢頭冷冷地睨著她,以嫌惡的眸光瞪住她半晌,但見眉小鈴卻一點都不懼怕地與他玩起你瞪我、我瞪你的瞪眼遊戲,瞬間產生的嫌惡便這麼無理地消失無蹤,取而代之升起的是一抹興味。

真是個倔強的小女人啊......
而且他從來沒見過這麼有膽的小女子膽敢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地就這麼直視他的雙眼的......

「快點放我出去!你們沒道理一直關著我,難道你們不怕官兵嗎!?」眉小鈴吼得氣急敗壞。

大漢哈哈笑了,為眉小鈴的話笑得飆出了眼淚,而後,待笑聲方歇,這才冷道:「我們若是怕了,便不會在這裡據山為寨,笨女人!」嘲弄道。

瞬間給這句話氣得脹紅了臉的眉小鈴頓時像是啞了般地,暫時說不出話來,只能據理力爭:「你們......你們這是犯法的!」

「犯法?」那大漢忍不住又因此笑咧了嘴,她還真是個有趣的女人,看來他沒逮錯新娘子,不過,這種女人要給當家的當壓寨夫人是有點寒酸了,「這些打家劫舍的日子以來,我們不知道已經犯了多少了樁了!哈哈哈......」

「你們......」有理講不清,氣煞她也。

「沒空聽妳囉嗦了,妳就先在這裡安靜、安靜吧!」語畢,轉了個身的他便要起腳離開,已經不太想搭理眉小鈴的大呼小叫了。

嘖,他幹嘛同一個人質說這麼多啊......真是的!

「喂──你們幹嘛抓我來這裡!?你好歹給我一個答案!」眉小鈴逕自搖著鐵欄,大叫。

那大漢頭也不回地蹙起眉,「吵死了!去問妳隔壁的不就知道了嗎?」

為此一怔的眉小鈴回頭,看向漆黑的牢裡,「呃?」隔壁?她隔壁有人啊?她怎麼沒注意到?

「他說的就是我啦!」任眉小鈴轉頭探看了半天卻仍舊尋不找剛才那大漢所說的那個人,眉小鈴訕訕地以為自己被騙的時候,卻冷不防地自石牢一角裡傳來一道聲音,而且就是剛才那尊牢頭所說的隔壁的“那個人”。

當視線愈來愈清明的時候,眉小鈴睜大著她的雙眸,眼底正緩慢浮上一抹人影......

咦?還真的有人跟她關在一起?

「喂,妳叫什麼名字?」那在眉小鈴眼底漸漸舒展開來的龐大身影,正對著愣住了的眉小鈴這樣問著。

「我......是眉小鈴......」被問的眉小鈴不由自主地就回答了,「你呢?」

「奴家叫做馬芸芸......」她報上自己的名字之際,便跟著挪出角落,好讓眉小鈴能夠見到她。

誰知,乍見馬芸芸的眉小鈴在見著了馬芸芸的盧山真面目之後,便足足愣了好久......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