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兩瓣溫暖的唇相煨的剎那間,君無憂瞬間瞠大了雙瞳瞪住在他身下仍舊睡得一臉香甜的眉小鈴,望著她的表情漸漸由平靜轉為不解,眉頭隱約都皺了起來,但是她仍然沒有睜開雙眼探究她為何睡到一半會有突如其來的這股窒息感覺。

......

剎那間,滿心的震懾與那悄然作響的怦然心音暫時讓君無憂無法有任何動作,僵直了脊椎,維持在傾身的狀態下好半晌。

怎麼會!?他怎麼會對她......

滿眼的訝然立即佔領了君無憂的整張臉,充滿了滿眼的愕然與不解,還有更多的詫異情緒教他低首瞪住了身下的眉小鈴,反而遲遲沒有動作,也沒有任何的反應,任滿腦子的紊亂衝擊著他,腦海裡有瞬間的空白。

他......怎麼可能會看上這個笨女人!?何況她還有滿身的楣運......

蹙緊了眉頭的君無憂有點不敢置信,微訝地張著薄唇,半天無法順利地啟口,想來他還是當朝有名的錦王殿下,雖然他的身份並不比皇帝尊貴,但是他好歹也是個皇子;更何況他的眼光還是當朝最有名的,被皇帝賜名為“錦王”。

只是......

再次低首瞪住眉小鈴,沒想到他竟然會看上這個連他的四名美婢都不如的笨女人......

......難道這是意外,還是......!?

最後,君無憂還是怎麼都無法相信他竟然會喜歡這個笨女人,甚至於還親吻她;因此,在思及有這種可能的時候,下一秒便開始不住地搖起頭來;不會的,他的眼光應該沒這麼差的......。

那,如果不是這樣的話......

忍不住低頭瞅著正翻了個身又睡去的眉小鈴,君無憂忽地攏起眉來,想道:「......我應該只是討厭這笨女人將不屬於我王府的味道帶進來我的地方而已吧!?」他緩緩地思量著,愈想愈有可能是這個原因的君無憂瞬間舒開了眉頭,面色轉眼間又恢復正常,「應該是這樣沒有錯......」就憑他全身的傲氣來說,他便已然不允不是自己的東西進門了,那麼仔細地追根究柢起來,他的反應的確很有可能是如此。

細細地想了想,君無憂這才放心地扯扯唇,他不禁嘲笑起自己幹嘛要嚇自己。

「......」想通了的他緩慢轉回眸來,這時的錦王已然恢復了以往的冷漠神情,只是拿著那雙精明的鳳眼盯著眉小鈴又轉過身來,忽然揚唇一笑,再度彎身靠近她,然後傲然地將自己的唇貼上她的,然後大膽狂妄地輾轉吸吮,擷取她口中的甘蜜。

「唔......」

被封唇吻得無法順利喘氣的眉小鈴因而皺起眉來,還在睡夢中的她無意識地抬手推拒著,但是錦王根本不理她的掙扎,硬是將她身上所有不屬於他的氣息全數撤換,等到滿意的時候才放開她的軟唇,轉而低首嗅了嗅她的周身那股屬於自己的麝香味道,他的唇邊緩緩扯出一縷驕矜的淡笑。

她,是屬於他的,誰都不能奪走。

抬手撫撫她額上的傷口,然後一邊低下頭來輕啄她的紅潤小嘴;忽然突發奇想地想到自己如果在她醒著的時候親吻她,不知她會有何種的表情。

依他想......她應該會朝著他大吼大叫吧!

接著,錦王露出了一抹連自己都不知道的寵溺笑容之後,就這麼無聲地離開了床畔。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