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隊人馬停佇在困龍寨的前方的一座林子裡。

逮獲了所有的土匪們,並且要禁衛軍先行將所有的人犯全都羈押回京之後,錦王一行人仍舊在困龍坡上準備也要跟著禁衛軍後頭返回他的府邸,於是,讓人整頓好了剿匪所餘下的人之後,錦王便下令全員返京。

當一切就緒的時候,錦王忽然發現了某個笨女人並沒有跟在他的身側待命,於是轉頭過去朝著他身後的轎輿與護衛的下屬隊伍裡瞧來看去的,就是沒有看見那比他還早踏出困龍寨的那個笨女人的身影。

她到哪裡去了!?

有點不快的錦王撇撇唇,無視著眾人懷疑的眸光,在他們滿頭疑問的表情下以眼神繼續找人......

結果,當他銳利的視線就這麼緩慢掃過了那頂他搭乘前來困龍坡的轎輿的左側方之際,便瞇眼瞥見了一小塊的破碎衣角正隱隱地飄盪在沒讓轎子給全數遮著的邊沿,然後,錦王扯唇。

哼......他找到她了!

這時候的眾人卻看得目不轉睛的,怎麼都沒想到平時冷冷的錦王竟然也有露出笑容的時候,而且這笑竟然還是出自他的真心的情況下......。

因此,就在這一瞬間,眾人有的傻了、有的呆了,只為了錦王臉上那抹從來很少見到的俊美微笑,於剎那間柔化了他一貫的冰霜臉龐,現出一點的優雅從容而眩目,全部的人都鴉雀無聲,只能聽得錦王牽動著唇角朝轎子的方向輕輕一呼:「姓眉的笨女人,給我過來!」那語氣無庸置疑的,是種命令。

給這種頤指氣使的語氣一叫的眉小鈴忽然忘記了要傷心,於是氣呼呼地自轎邊出現,那副瞪大了水眸的樣子襯著身上被人撕得破碎而難以完整的衣衫,看起來就是非常地詭異到不行,「你叫誰笨女人!?」

「妳啊!」錦王好心情地噘噘嘴,瞥了狼狽的眉小鈴一眼,心上忽然閃過一抹不快,語氣又隨之變調了:「快過來!」

由於上了錦王的大當不下數次的眉小鈴現在學乖了,會先站在上風處估量一下有沒有危險性再過去,防備他的大眼此刻睜得老大:「幹嘛!?」沒好氣地撇嘴,眉小鈴已經不想被他騙了。

因為錦王是個沒心沒肺的臭男人,虧她還在被囚禁的時候想念起他來......結果,人家趕到這裡卻是來救馬芸芸那位宰相千金的!

「妳要自己過來還是我去拎妳過來!?」冷聲的威嚇響起,錦王的臉色也愈來愈恐怖了,見狀的眉小鈴只好怕怕地走了過去,任由一絲不甘在她面上留下淺淺的痕跡;當她踱過錦王的身邊時候,沒料到她的手腕卻遭錦王一扯,然後隨即就被當眾丟上馬背,差點摔翻。

上下顛倒的恐懼讓她放聲大叫:「啊──你到底想要幹嘛啦!?」

沒等眉小鈴叫完,錦王跟著翻身上馬,然後將她整個人緊緊地鎖在自己的懷抱裡頭,那刻意低沉的嗓音是為了要避免她胡亂的掙扎才溜過她的耳畔威脅,嚇得眉小鈴根本不敢反抗了。

「再動的話,摔下去可是會斷脖子的喔......」錦王露出邪笑。

「我......」眉小鈴害怕地撇頭望著馬背與地上的高度,在愈看愈可怕之下,緊張到頭昏眼花,一手還緊緊地攀著錦王握緊她的大掌,視他為救命浮木地不敢鬆手,只是心頭還有抹躲起的不甘:「......我要跟芸芸一起坐轎子......」

「不准。」錦王低低地在她耳畔悄聲,而後看見她露出一張不願的臉色,錦王便趁機踢了踢馬腹,朝他們身後待命的隊伍下令。

「出發!」

「哇......」當錦王騎著馬兒奔馳起來,眉小鈴害怕地閉眼尖叫,但是她的耳旁卻傳來錦王那刻意壓低的低低笑聲,因此,微微睜眼的眉小鈴忍不住偷偷瞧著錦王因快意飛馳的馬兒而顯得愉悅的俊臉,額上還隨風飄飛過幾綹烏黑的髮絲......

望著的眉小鈴的臉兒不禁悄悄地紅了。

他笑起來......很俊、很美......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