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夜色完全漆黑之前已速速回到了自己的錦王府邸的君無憂讓應龍飛帶著押解著困龍寨的土匪們的禁衛軍一同回到皇宮去覆命之後,便拎著一路都在他耳邊尖叫的眉小鈴在管家的引領下走進了自己的王府大門裡頭。

結果,在將眉小鈴這笨女人丟給出來迎駕的秋楓等人之後,錦王便快步地回到了自己的居處整理他的全身上下,還有途中累積的疲憊,接著,順帶要秋楓泡好幾杯熱茶等他。

待錦王打理好自己的時候已經月上梢頭的時刻,晚膳也已經由王府的廚房做好、由秋楓端進了錦王的屋子裡頭。

「王爺,您的晚膳和茶......」秋楓笑著將手中的盤子擱在桌邊,一邊看著錦王自後頭的屏風走了出來,一身清爽。

仍舊一身華服的錦王頭束紫冠、全身以縹緲的青色輕紗輕輕罩在身上,襯得裡頭的白衣恍若是月下的曇,虛幻又顯得不真實;但是當他一開口,那份有如降仙的感覺卻又立即被破壞殆盡了:「那個笨女人呢?」

秋楓懷疑地歪首,不懂的她只好開口重複著錦王的話:「笨女人?」

「姓眉的。」錦王瞥了秋楓不解的臉色,瞬間皺皺鼻尖,加上註解。

聞言,秋楓瞭解地笑了笑,以袖掩唇的她看來格外地開心,那笑意教錦王覺得一陣的莫名其妙:「怎麼了?」

「沒什麼......王爺。」停止了笑容,秋楓淡淡回著,彎身解答了錦王的疑惑,「眉姑娘她......」拖著語尾的秋楓面無表情,卻偷偷以眼角覷著她這位俊美的主子,觀察。

「又怎麼了?」錦王蹙眉,該不會是那女人又給他搞出什麼麻煩吧!?若是,他也不會覺得太驚訝。

「眉姑娘她......」

「嗯......」無意識地皺起眉頭來的錦王似乎沒在聽地於桌沿邊坐了下來,那雙鳳眸瞪著盤上精緻的菜餚,一隻手拿起了木筷,開始用膳:「......」

「她身上似乎還有其他的傷口,但是眉姑娘硬是不讓秋楓替她擦藥......」秋楓說著,皺眉的瞬間想起了她在給錦王端膳食過來前,眉小鈴那不合作的態度,只一個勁兒地縮在床角,連吃東西都不肯。

「......」耳畔溜過秋楓的話,錦王不悅地蹙眉,冷聲:「那就別管她了。」

「王爺......」秋楓抿唇。

「哎,別吵本王,妳去忙吧!」

「可是,眉姑娘她......」憂心地攢起眉尖來的秋楓不太想放棄。

「真是的,本王等會兒再去瞧瞧,可以了吧!?」錦王瞥著秋楓,眼底有抹不耐,道。

「是。」秋楓無奈地退下。

嘖,那個笨女人光會給他找麻煩來......

錦王撇撇嘴,打算繼續用膳,只是他根本沒想到,當秋楓在他面前提及了眉小鈴的情況的時候,那表情是略顯憂心,唇角亦是淺淺上揚的;而秋楓也似乎察覺了這一點,這才乖乖退離房間的。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