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王歪首,忽地露出一抹興味,扯唇笑了。

瞥著身上輕輕覆在他肩膀上的薄被,溜轉著那雙美麗瞳眸的錦王,在下一秒轉眸瞥向眉小鈴那張面泛心虛的面龐、跟他悄悄拉開了一點距離時候,忍不住疑惑地笑著輕聲開口了:「這是妳替我披上的?」

眉小鈴瞪著錦王那隻無意鬆手的大掌正箝制著自己的纖細手腕,噘嘴:「......是、是這樣沒錯啦......」有點膽小的她忽地抬眸定定瞅著錦王,望著他那雙正隱約閃爍著某種光芒的眼瞳,忽地赧顏了。

......怎麼他的那雙眼看來正隱藏著某種不知名的企圖,就像是兩潭的黑色漩渦般的,也像是某種魔咒一樣,就這麼穩穩地吸住了她的視線,然後讓她再也移不開地只能愣愣盯著他,就這樣瞧他瞧上了好半天......

兩人瞬間一陣的沉默。

......

不知道多久之後,錦王忽然間笑了;那總是垂下的唇角慢慢地揚起,然後往上挑勾成一種連她都無法忽視的弧度......

要命,他沒事笑成這樣幹什麼啊!?

被這張笑臉給看得臉紅外加心慌慌的眉小鈴忍不住抖了抖細肩,接著便開始掙扎起來,因為她不想可憐地變成了他的腹中飧,因為他露出的那種表情就代表他一定對她有所企圖......

要趕緊回頭落跑才是上策啊!

不過......他明知自己生得俊,還一天到晚都這樣亂笑......

怎麼!?只憑他一抹笑容便輕易地勾走了馬芸芸和全城的未婚女子的芳心也就算了,難道他還不滿足,還想去勾引更多的女人嗎!?

哼......

眉小鈴心酸酸地想著,忽然間有點不是滋味。

定眼瞥著眉小鈴臉上那些一閃而逝的表情,錦王瞬間聰敏地瞭解她到底思考了些什麼,於是肆無忌憚地再度笑開,面上躍上的那抹愉快的笑容讓陷入自我思緒中的眉小鈴有些微怒地轉眸瞪著他。

「笑什麼笑啊你......」還真是張令人欠扁的笑臉......

當錦王收起了笑,唇角卻仍舊上揚,望著眉小鈴沒好氣的樣子沉吟了一會兒才開口:「秋楓說妳不肯上藥。」以下頷努了努桌案上擱著的幾瓶由秋楓送來房裡的傷藥瓶,錦王如是說著,邊看著眉小鈴那嚴厲拒絕的神情。

「我......我又沒受傷。」她鼓頰爭辯著。

錦王不信地瞥了她一眼,將她用力往前一扯,讓眉小鈴慌亂地跌入自己的懷裡,以銳利的雙眸盯住她:「妳身上......真沒傷?」

「我......呃......」她答不出來,因為她身上的確有瘀青的傷痕,或許是在跟土匪頭子抵抗的時候不小心碰傷的吧。

「那就是有了。」撇撇唇的錦王依著她的面部神情,然後下了如此的結論;緊接著便是隻手抓起覆蓋在他身上的薄被,轉而蓋在她的周身,在她不解的表情下,從容地以右手揭開了她的衣襟。

眉小鈴意識到他正在剝她的衣服,於是臉一紅地掙扎起來,驚聲大叫:「哇──放開我!放開我,我會自己上藥啦!」

「妳自己沒辦法擦。」錦王的一句話就否決了她的堅持,他隻手拋過了她的外衣,下一秒即將手往她身上的單衣前進;她堅持不讓,臉色瞬間撲上兩朵可疑的紅,抵抗。

「不要!」搖頭。

「鬆手。」錦王沒耐性地瞇起眼來。

「我不要!」再搖頭。

「......不上藥不會好,快鬆手。」

「就說我自己來了......」死命不放手的眉小鈴仍舊堅持著。

「......」錦王與她互瞪著眼,完全沒注意到他們正以一種極為曖昧的姿勢靠在一起,最後,在誰都不讓的情況下,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捧起她的小臉,在她訝愕的當時,就這麼確實地吻上了她的小嘴,迫她棄械投降。

「......」先是震駭,然後再來是萬分的詫異,眉小鈴掙扎沒多久之後便沉醉在這個教她心跳快速、頭暈目眩的美好親吻裡,然後被耍得暈頭轉向,讓錦王有機可趁地剝除了她身上的衣物。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