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皆盡情施展出個人的上乘功夫與對方努力對戰著,但是錦王那張俊美出色的臉龐卻不時地綻出些許詭異的笑意,讓土匪頭子十分訝異之餘也開始防備錦王會出什麼奇特的招數讓他吃敗仗;但是沒想到,錦王除了手上的劍與精湛的拳腳功夫之外,什麼奇招都沒出,不禁讓土匪頭子大大地懷疑起來他的用心。

......他究竟在打什麼如意算盤啊!?

邊與錦王過著招的他忍不住思索起來,分心很徹底的他中了錦王的劍、還挨了一腳,狼狽地退到一根柱子旁邊。

「你......」防備的神情盯著錦王臉上的似笑非笑。

錦王扯扯唇,面色帶了一抹高深莫側,笑語:「不打了,還是就此認輸?」

面對錦王朝他丟過來的疑問句,土匪頭子肅然的神情教錦王忍不住吃吃地笑了出來,那雙美麗精悍的鳳眼微微瞇起:「哦......難不成你害怕了!?還是......」

「住嘴!」怒火高張的土匪頭子倏然打斷了錦王未竟的話,喘氣,「......你到底在算計什麼!?」

「我沒有。」錦王毫不在乎地停下了過招,將劍尖收回鞘裡,仍然一身不沾塵土的飄然白衣,神情在在地噘起嘴來,鳳眸一撇地望著對手正瞇著一雙眼防備他的樣子。

依他的腦袋,他從來不使小計去算計別人的。

「說謊!」揚聲怒斥。

「我沒必要。」錦王仍舊悠哉、應對如流,在過招之後連半點喘氣的跡象都沒有。

「......」

正打算與對方比賽瞪眼的錦王忽然感覺到自己身後踱來一個人,那個人便面對著頭都不回的他深深一鞠躬,接著出聲稟報道:「王爺,困龍寨的人全部抓到了,已由趕來的禁軍暫時看管羈押。」

一聽,錦王與土匪頭子的臉色當下隨之一變;錦王當場便露出了一抹勝利者會綻出的一絲淺笑,而土匪頭子則是滿臉的不敢置信與灰敗,在聽到自己的手下全部被人就逮的時候,他的怒氣瞬間衝到頂點,忍不住朝著錦王就是高聲怒吼:「你算計我!?」指著對手那副有何不可的樣子,他氣到咬牙兼渾身打顫。

理都不理對方的怒叫的錦王忽然揚唇笑了笑,「好,還有,人找到了嗎!?」

「左相之女已經找到了。」

錦王緩慢皺眉,「本王是問你另外一個......」

「哪個?」

「......」抿起唇,「算了。」不悅。

聽著兩人交談的土匪頭子忍不住眼眸一閃,自懷裡掏出了一包東西,趁著沒人注意他的時候著手揚灑,瞬間只見白塵滿室,而且刺激嗆鼻,而他便想趁著這時候飛竄離開這裡,沒想到卻被有所防備的錦王低頭踩住了他的衣角,把他拖垮之後,再抽出尖銳的劍尖架上他的脖子,動作有如行雲流水般地流暢。

「別再掙扎了,要是本王手一滑,你的人頭就會不明不白地滾下脖子了......」低著聲音的錦王,臉上蓄滿了風暴,有如漩渦的雙眼似要吞噬一切般的深遂冷凝。

土匪頭子深知大勢已去,轉著藏有一絲不甘的眼、垂手。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