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王府。

華美的大廳內正坐著兩個人,一個是這座王府的主子,錦王君無憂;另一個是專程從皇宮大內苑裡趕來的錦王好友,應龍飛。

錦王正像個沒事人般地,悠哉地坐在廳上的躺椅上頭品著茗,神態不慌不忙,沒有一絲的慌亂,看得應龍飛的眉頭不禁蹙了起來。

畢竟,誰有見過即將奉命去困龍坡上剿匪的人,出兵前的現在竟會是這種閒適表情的啊!?

對吧!?

但是,他的兄弟兼朋友──錦王 便是如此的一個人,他似乎從未見過他這個王爺友人有過匆促或是著急的一面哪!這真是太奇怪了......
還是說,之前的那個傳言──“錦王不是人”的這一句其實是再真實不過的事情真相?

要命,怎麼可能......

應龍飛的眉頭已然在胡思亂想之後,重重地打結了;但是見錦王仍舊那副不在乎的樣子,好像並沒有要替應龍飛解答的打算,只是一片默許地望著廳下的他,詭譎地在唇畔勾起笑來。

「喂......」終究,還是應龍飛不耐了,主動向廳上的人開口探問:「你是要不要去履行皇命啊!?」覷了眼放下茶杯的錦王,應龍飛繼續道:「我一來之後,你就連一句話都不說地就給我埋頭喝茶,也沒讓我有時間宣讀一下聖旨,現下茶喝得差不多了,你要不要給我一個答案!?」

神情悠緩地闔上杯蓋的錦王抬眸遙望著廳下人,撇唇淡笑:「我又沒說我不去......」

「是喔?」應龍飛瞪目,「那好吧!」撇唇,「給我時間讀一下聖旨......」

「你還打算唸啊?」瞟了眼認真的應龍飛正在懷裡掏著的動作,錦王翻了翻白眼,沒力:「反正我都已經答應了,唸那幹啥......」何況,那聖旨裡頭的內容他也差不多料得到啊......

「不行啦......皇上的交代要做到的!」

「......」

「不反對了!?」見廳上沒有回應的應龍飛已掏拿出聖旨,十分狐疑地抬頭望向廳上,只見原來坐在躺椅上的那抹飄逸身影已然不在原位了,應龍飛因此大吃一驚,「咦!?人咧!?」

此時的錦王已經踏出大廳外頭了。

「姓應的,還不走!?」遙遠的彼方只傳來清冷的這句催促聲音。

嘖,這個老愛任性又妄為的王爺!

趕忙收起聖旨,應龍飛無奈地奔出廳門,追上好友的背影,「就來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