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曲

目送完應龍飛領著禁軍逮捕的逃犯回宮去的背影之後,錦王這才鬆了一口氣,然後跟著下人們散去的身後回到自己的府邸裡頭,一邊還暗自慶幸著自己總算不負皇命地把聖上的密旨給徹底完成了。

只不過......

緩緩地皺起眉來的錦王正欲踏往廳裡的時候卻被從長廊的另一頭冒出來的秋楓給阻攔了,她的神色看來略顯得一絲慌張,急促的步子朝他踱來。

想必是她又出了什麼亂子了吧......

這麼一想的錦王就跟著蹙眉、停下了腳步,等到秋楓走至他的面前來。

「王爺......小鈴她......」秋楓有苦難言,瞥著錦王的面色很是為難。

「怎麼了?」暗暗歎息的錦王疲倦地伸手擰起眉心,而後抬眸問道。

「小鈴她正在收拾著她的隨身衣物,說是要離開王府......」秋楓攔她不住,只好回頭稟告自家主子,要他前去探看情況,最好是可以想個辦法讓小鈴留下來!

錦王瞬間沉默,什麼都沒有說地旋踵,一邊一手從自己身上抓扯下紅袍扔在一旁,一邊踏著沉重的步伐往內室裡頭走去;不久之後便踏著長廊來到一扇門板前方,接著便連招呼都不打地推開門板、走了進去。

果不其然的,他望見床邊的眉小鈴正垂著小臉在收拾屬於她的東西,但是在聽見有人進門的時候抬起頭來,沒料到竟是她心心念念的錦王。

「不准走。本王不准妳走!」踱步到床邊的他伸手打掉了她忙碌的手背,接著又把她剛才整理好的衣物包袱給亂丟,氣得眉小鈴在愕了愕之後,抬眸怒視著他。

「你做什麼!?你......」當她正想啟口開罵之際,但是她的腰卻冷不防地給他圈住,接著整個人都被摟進他的懷裡,而後更震駭的是他竟將他的薄唇貼上她的。

「唔......唔......」她睜大了雙眸,詫異、愕然與震撼一股腦兒地湧上她的心頭,這才想起了他的新身份是今日的新郎倌、是她好友的丈夫!

淚水滑落腮邊的她忍不住張唇一咬,趁他吃痛時候動手推開他,迫他結束了剛才的火熱唇舌糾纏,她不理他的怔愕,仰首悲哀地望著他,「你走!我不要再看到你了!你怎麼可以這樣!?」

錦王抿著被咬傷的唇,足足驚訝了一下子才回過神,「妳先聽我說......」

「我不要聽!」她難過地捂住雙耳痛哭。

「那全是假的,妳這笨女人!」錦王忍不住了,揚聲怒吼。

「......」被他那句沉重且怒不可遏的肯定句嚇到的眉小鈴自淚水中抬首,愕然地愣住了;錦王見她似乎暫時僵在原地無法動彈,這才又靠近她、將她抱進懷裡。

「那是假的,妳聽見了嗎!?」他頓了頓、搖晃著她的肩,緩道:「這一切都是皇上安排的。妳還記得那困龍寨寨主吧?綁妳的那個男人逃出天牢,我們為了防止他再度作亂,於是合謀演一場戲、趁機抓住他,妳那朋友也有參謀。」

「......」眉小鈴在沉默之後喃喃,「假的......」

錦王點頭,傾身吻了吻她的額,「不告訴妳是因為我知道一旦說出真相,妳又會跑出來搗亂,到時候本王和右相千金搞不好會被妳害死......」

眉小鈴瞪住他,心下一陣狂喜與酸澀交雜,「可是......」

錦王蹙緊眉,不悅:「妳真是囉嗦!」語畢,便不管她有再多的理由,再度傾身吻上她,喃喃:「難道妳要等到本王把妳押在床上妳才認為本王是說真的嗎!?笨女人......」

她委屈地哭了,「嗚嗚......你根本沒有明說......」

「笨,本王最後再說一次,妳給本王聽好了!」

她仍舊流著眼淚。

「......」咳了聲,錦王難得地漲紅著俊臉,頗不自在地啟口,「......我喜歡妳。」

眉小鈴的回答是破涕為笑,她漾著淺淺的動人微笑,兩手攀上他的頸子,在即將要吻上他的唇畔邊喃喃:「我愛你......」

他瞬間睜大了那雙鳳眼,然後緊緊地將懷裡的纖細嬌軀抱住。

「我......也是。」


<完>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