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著下人備好的快馬直奔皇宮的君無憂,在進了宮門之後便隨意地從路邊抓來一位公公,要他給他帶路。

初入宮的小公公不明所以地被人拎來,然後便質疑地看著他眼前這位身穿錦衣的高傲男子正一副冷面笑匠的樣子,當下覺得奇怪起來;照理說,皇宮大內屬天子居所,不是一般人可以進來的,怎麼這個人這麼奇怪,還被宮門的守衛允許放行呢!?

兀自猜測了好半天的小公公疑惑地歪著頭,以一種不可信賴的眸光瞄著已然有點不耐煩的錦王,見他一臉煩躁樣子,這才開口:「請問......您是哪位!?可有面聖的旨意!?」

錦王瞬間拉垮下了臉色,沒想到他堂堂親王殿下,想見自家人還得奉旨!?

登時感到一抹愕然的錦王忽地冷笑了:「你不曉得本王是誰?」

被男子面上顯現的冷意給震得七暈八素的小公公抖著肩,聽著君無憂自稱為“本王”的時候就已經有點底了,因此,他頭皮隱隱發麻,一邊輕聲地支吾道:「呃......奴才......奴才是新來的......」

因為會被封為“王”的,只有皇室的族人,而這位男子看來十足的貴氣,既優雅又威嚴,全身上下的貴族氣質完全表露無遺;哎!這麼明顯的答案,他剛才又怎麼會認錯呢!?

要是大公公知道了,肯定刮他一頓的......

錦王扯唇,輕嘲似地笑了,「內宮......是哪個無知太監打理的!?竟連手底下的人都不識得本王!?」捺不住滿腹怒火直噴的錦王忍不住地冷聲輕道:「本王非得要上訴皇兄不可......」

好像給錦王那出口的威脅給嚇著了,小公公一時聽得怔然,無置喙之處的他只好抖著身體,馬上屈身抖聲地跪地呼喊:「恕奴才、奴才無知......,奴才......叩......叩見殿下!」

錦王冷冷瞄了小公公一眼,也不太想計較,甩袖:「算了,你快點給本王引路,本王要見皇兄!」

「是......」

於是乎,小公公便按著這位陌生客的要求,將他領到了皇帝的御書房前方,接著同門裡的皇帝揚聲稟告求見者之後,這才顫巍巍地告退了。

因為他根本沒想到......那個陌生客竟是皇族裡最有名的錦王殿下!

另一方面,君無憂滿腹怒氣地踩進御書房裡,就見房中的那張案前正坐了一名男子,熟悉的面容與微笑都教君無憂原本滿腹的怒火全都應此景而熄滅了。

此時,桌邊的男子瞬間發話了:「唷,我親愛的皇弟,好久不見了!別來無恙啊!?」那名俊秀男子話裡帶笑的語氣不自覺地讓錦王剛才的怒火完全熄滅,臉色看起來也好多了。

錦王沒好氣地踱到桌前的位置上坐下,抬眸瞟了案沿的男子一眼,「是,皇兄,你可真閒啊!白日不辦公,卻躲在這裡閒閒地喝茶!?」意有所指的眸光朝案邊瞄了過去,望向男子身前的一壺好茶和點心,諷刺。

「敢情您已經找到了太上皇和皇太后了?」看他一派悠閒的樣子,實在是看不出當初他還特地要應龍飛來找他想辦法的樣子,似乎今非昔比。

「喔......那個啊!他們是有出現過一下下啦......」摸摸鼻子。

「然後?」錦王撇唇。

「又不見了。」皇帝聳聳肩,他深知那一對其實不太想給人找到,所以他乾脆就放著不管好了,反正在自家宮裡,那兩人不會永遠找不到的。

錦王早料到了,而默不作聲。

「不過,話說回來了......朕可沒有偷懶啊!是剛才有人來過這裡見朕,然後朕才要人送上這些來待客的啊!」皇帝笑著踱出後頭的陰影,走上前來,在錦王的身邊找了個位置落坐,面上的笑意仍然持續著。

喔,這應該也是拜之前那位來見他的人所賜。

「喔?」挑眉的錦王似乎不太想知道究竟是誰來過了御書房。

「嗯,不過......看你覺得不是很有興緻,那朕就不說了。」皇帝笑了笑,轉了轉眼瞳,「但是......朕說你啊,之前多次叫你回宮都沒有下文,今天怎麼這麼乖順地自己回來自首啦?」搭著錦王的肩,皇帝疑惑地眨眨眼。

自首你個頭!

錦王哼了聲,接著,淡淡地將皇帝的手挪開,錦王瞥了皇帝一眼,望見自家兄長面上那抹看好戲的笑容,黯了黯臉色,忽然猶豫起該不該把他的問題拿來問他了:「......」

「怎麼啦?有心事?」忽然正色起來的皇帝或許是因為第一次見到錦王如此猶豫不決的樣子而感到狐疑,因此特別重視起來。

「唔......」

「說吧!你被誰欺負啦?皇兄去替你報仇。」

「神經!」他是王爺的頭銜,誰還敢太歲頭上動土!?

「那便說來聽聽嘛!搞不好朕知道答案啊!」

錦王瞅著皇帝那認真的神情,忍不住出口......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