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頭瞄向春香的馬芸芸一臉的驚恐,但是她強自鎮靜地抿起唇來。

「妳快去請夫君來!」這麼說著的馬芸芸已然暫時忘卻了害怕,她對著春香說;雖然春香還是很害怕,但是她也只好按著未來錦王妃的吩咐起身,欲轉身進入錦王府大門。

男子只是挾持著馬芸芸露出冷笑,並沒有開口阻止她。

當春香背著兩人行到府門口的時候,沒料見避至一旁的眾人卻見身著一身紅袍的錦王出現在眼前,神色顯得凜冽而凝重,步伐快速地往外頭走來,身上還隱約散出只有男子可以感受到的冷寒殺氣。

「放開我的王妃!」錦王冷聲,面色遠比平時還要可怕而懾人;但是男子偏不吃他這一套,僅是淡淡揚唇,示威地將手指掐住馬芸芸的白嫩頸子,逼她仰高螓首。

馬芸芸趁隙抖聲:「王......王爺......」嗚嗚,她是真的很害怕啊!早知道就不要答應皇上也參了一腳就好了!

「除非你答應本大爺的條件!」

「你──」錦王不禁怒目,瞥了馬芸芸一眼。

「答不答應!?」

「你想要什麼?」壓下了怒火騰騰,錦王逼自己冷靜地開口問對方到底想要他答應什麼條件。

「一箱金子和大牢裡頭的所有人!」男子囂張地昂首,以居高臨下的眸光瞪向錦王;但是錦王聽了僅是冷冷一笑,俊顏更形冰冷。

「你以為我會答應你這些鬼條件!?」他絕對不會乖乖答應這種條件。

男子隨著露出一串冷笑,瞥了在他手裡的馬芸芸一眼,然後再將視線投向不肯服輸的錦王殿下,威脅:「這胖女人可是你未來的王妃,而且是欽賜的御妻喔!?你確定不救她!?」語調高揚。

「你──」他生平最討厭別人威脅他了。

「別再說廢話了,你換不換!?」男子皺眉,似乎是沒什麼耐心;錦王卻悠哉地皺眉,不予回答,直到馬芸芸因為男子過大的掌力而吃痛的時候露出的痛苦神情,他忍不住蹙起眉尖,瞄向了馬芸芸。

馬芸芸回以一枚眼神,在寬大的袖裡悄然摸索起來,一邊還得要裝得很是害怕地大聲直吼,轉移這個人的注意力:「王爺!快救我啊!嗚嗚......這人好可怕啊!王爺──」

「快說!你到底換不換!?」

錦王瞪著馬芸芸,而後才移開了眸光,在男子面前緩慢地開口:「......我不換。」

聽到錦王的回答的男子瞬間愕了三秒才大聲驚叫起來:「什麼!?她是你未過門妻子......」

「但本王喜歡的人卻不是她。會娶她只是奉了聖命。」錦王很順地接了下去,只見那疤面男子的臉色隨著黑了黑,他諷刺地揚唇續道:「你要的話就儘管擄去吧!」

一併聽見了錦王的心聲的馬芸芸一時間欲哭無淚,原來這就是他最後的答案。

嗚嗚......爹爹啊,你女兒失戀了啊!
果然,這世界上的好男人果然都已經先被人訂走了,不然就是還沒出生......

「你......」

男子大惱,正無防備地鬆了對馬芸芸的箝制時候,這時遲、那時快的,馬芸芸掏出的一把袖劍就這麼刺入了毫無防備的男子心窩約半吋;男子只覺得胸口一窒,低首才發現他被馬芸芸給捅了一刀,胸口上的傷處正隱隱沁出了鮮血,而那馬芸芸也趁著他發怔時脫出他的掌控,被後來不知何時一湧而上的禁衛軍首領──應龍飛給扯到戰事外。

只有那麼一瞬間,拿著武器的禁衛軍便團團包圍了他。

錦王微笑,「現在,情勢似乎逆轉了......」笑語,「來人啊!把人給本王抓起來!」

「是!」眾人威喝回應道。

男子震駭地抬眸望著自己四周已經被人團給緊密地包圍住了,而那些黑影在下一秒便像海浪一樣地朝他洶湧而來......

大勢已去!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