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值即將接近午時的時刻,躍於屋簷頂上的烈日正燦爛地發著金色光芒,照亮了大地之外,也讓萬物也別於夜裡的樣子而活潑了起來。

錦王府邸不遠的一方黑漆的屋頂上正躲著一個人,那是一個面上有疤的男子,他以趴伏的姿態伏於屋簷上頭觀望著四處的動靜,順便監視著前方不遠處的錦王府邸。

他便是那個逃出天牢裡的那個逃犯,當初那個困龍寨的寨主!

但是他之前由於做了不少壞事而被奉命剿匪的錦王率兵抓住,將一干盜匪皆由禁軍押送回皇宮,緊接著的,皇帝便下令將所有的盜匪關入了黑暗陰冷的天牢裡頭,等候處決。

因此,他好不甘!

他在牢裡對著眾兄弟發誓,如果讓他逃出了大牢,他一定會想辦法拯救他們,而且還要讓把他們送進牢底的那個錦王付出極大的代價!

所以,跟他被關在一起的兄弟們便助他脫出生天,他臨走前還跟他們約好了一定會盡快地將他們弄出天牢,因此,脫出了皇宮的他先找了一個隱密之地躲了起來,並且在京裡秘密地藏了幾日,為了讓他的計劃實現,他想來想去,決定了先找弱者下手。

由於錦王是個麻煩人物,所以他暫且不會打草驚蛇,其實想來想去......似乎還是當時的那個胖女人比較好下手。

於是,他憶起了當初的情形......

據說那日給他們兄弟胡亂抓來、錦王要跟他索回的那個胖女人竟是右相的親生女兒,而,忽然想到了這一點的他原來想要趁夜溜進右相府邸擄人的,但是當夜卻被右相府中的侍衛發現,追著他不放,讓他直到了城門那頭才將他們甩開......。

最後,這個計劃當然是泡湯了,所以他只好另謀他法;沒想到機會來得很快,混入市集裡的他有一日聽見了某些巷議街譚,說是錦王即將奉皇命迎娶右相之女的消息,讓他忍不住暗地裡額手稱慶了一瞬間。

最後,他打聽到了錦王迎親的那一日,在迎親前幾日便潛伏在錦王府的附近,打算見機行事。

從思索裡回神來,男子哼哼冷笑,又仰頭望了望那顆烈日即將走至自己的頂頭上了,忍不住扯唇。

「時辰快到了......」他的機會就要來臨......

男子收回了視線,望了眼剛才還處於沉靜的錦王府大門已然被人打開,走出門外的是錦王的手下人,眾人們皆遙望著街底遠方,那雙雙盼望的眼底呈著緊張,似乎正在等待著什麼。

看來花轎快到了......

男子小心地躍下屋頂,在窄巷門弄裡摸索,趁亂混入離錦王府的大門旁邊守著,就等著人來自投羅網。

「花轎來了!」

人群裡頭有人這麼呼喊著,眼見著那頂大紅花轎遠遠地往前搖晃而來,一旁伴著隆重的鞭炮響徹雲霄,可疑的是右相與皇族的這樁聯姻竟沒有半個人前來觀禮或是擠滿圍觀的群眾,可惜的是男子根本沒有發覺這個不對勁,眼尖的他就只有映入他眸底的那頂救命大紅花轎。

「快進府去請王爺出來迎接新娘子!」

「叫秋楓姐也來幫忙!」

眾人嚷著的同時便已經散了大半,只留下門外兩個府衛。

當紅轎在門前停下,由春香側首告知了轎裡的馬芸芸該要下轎了的時候,男子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上前抓住了春香,拎起她的衣襟威脅冷喝。

「交出新娘子!」

春香害怕地仰首望著疤面男子,想要大叫卻被男子勒頸制止,讓她瞬間岔了氣,聲音出不來:「你......你是誰!?」

察覺有異,轎內的馬芸芸一陣擔心,「春香?妳怎麼了!?」

「如果妳自動出來的話,大爺我就放了她。」

馬芸芸聽了很是焦急,連忙掀開了紅頭蓋,撩開了轎簾才發現春香已經變成了對方的人質,她忍不住急道:「快放了她!我來!」她順勢拉過了對方的手箍住了自己的肩,然後自動地走近他。

男子冷哼一聲,將右手一鬆,放了春香。

春香被拋跌在地上、漲紅了臉色,一陣的急咳不止,「咳......咳,王......王妃......」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